永利皇宫 1

鲁酒若琥珀,汶鱼紫锦鳞。山东豪吏有俊气,手携此物赠远人。意气相倾两相顾,斗酒双鱼表情素。双鳃呀呷鳍鬣张,拨剌银盘欲飞去。呼儿拂几霜刃挥,红肌花落白雪霏。为君下箸一餐饱,醉著金鞍上马归。——唐代·李白《酬中都小吏携斗酒双鱼于逆旅见赠》

素练风霜起,苍鹰画作殊。

永利皇宫 2

永利皇宫 3

酬中都小吏携斗酒双鱼于逆旅见赠

唐代:李白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唐朝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祖籍陇西成纪,出生于西域碎叶城,4岁再随父迁至剑南道绵州。李白存世诗文千余篇,有《李太白集》传世。762年病逝,享年61岁。其墓在今安徽当涂,四川江油、湖北安陆有纪念馆。

李白

原创 KnowArt | 李亚作品 《英雄独立》四条屏。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举头红日近,回首白云低。——宋代·寇准《咏华山》

咏华山

凤舞团团饼。恨分破、教孤令。金渠体净,只轮慢碾,玉尘光莹。汤响松风,早减了、二分酒病。
味浓香永。醉乡路、成佳境。恰如灯下,故人万里,归来对影。口不能言,心下快活自省。——宋代·黄庭坚《品令·茶词》

品令·茶词

素练风霜起,苍鹰画作殊。㧐身思狡兔,侧目似愁胡。绦镟光堪擿,轩楹势可呼。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唐代·杜甫《画鹰》

画鹰

唐代:杜甫

素练风霜起,苍鹰画作殊。㧐身思狡兔,侧目似愁胡。绦镟光堪擿,轩楹势可呼。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87题画,写鸟,励志

绦镟光堪摘,轩楹势可呼。

字台硕,博州人,唐朝宰相,义成军节度使崔元略之子。

画鹰 作者: 杜甫朝代: 唐体裁: 五言律诗 素练风霜起,苍鹰画作殊。
耸身思狡兔,侧目似愁胡。 绦镟光堪摘,轩楹势可呼。
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 素练–作画用的白绢。
风霜:指秋冬肃杀之气。这里形容画中之鹰凶猛如挟风霜之杀气。
殊:特异,不同凡俗。 奴身:即竦身。是收敛驱体准备搏击的样子。
侧目:斜视。
似愁胡:形容鹰的眼睛色碧而锐利。因胡人碧眼,故以为喻。愁胡:指发愁神态的胡人。
镞:金属转轴,指鹰绳另一端所系的金属环。
轩楹:堂前窗柱,指悬挂画鹰的地方。 势可呼:画中的鹰势态逼真,呼之欲飞。
何当:安得,哪得。这里有假如的意思。 平芜–草原。
这是一首题画诗,“句句是鹰,句句是画”。与《房兵曹胡马》约作于同时。作者借鹰言志,通过描绘画中雄鹰的威猛姿态和飞动的神情,以及搏击的激情,“曲尽其妙”,从而表现了自己青年时代昂扬奋发的心志和鄙视平庸的性情。
画上题诗,是我国绘画艺术特有的一种民族风格。古代文人画家,为了阐发画意,寄托感慨,往往于作品完成以后,在画面上题诗,收到了诗情画意相得益彰的效果。为画题诗自唐代始,但当时只是以诗赞画,真正把诗题在画上,是宋代以后的事。不过,唐代诗人的题画诗,对后世画上题诗产生了极大影响。其中,杜甫的题画诗数量之多与影响之大,终唐之世未有出其右者。
这首题画诗大概写于开元末年,是杜甫早期的作品。此时诗人正当年少,富于理想,也过着“快意”的生活,充满着青春活力,富有积极进取之心。诗人通过对画鹰的描绘,抒发了他那嫉恶如仇的激情和凌云的壮志。
全诗共八句,可分三层意思:一、二两句为第一层,点明题目。起用惊讶的口气:说是洁白的画绢上,突然腾起了一片风霜肃杀之气,这是怎么回事呢?第二句随即点明:原来是矫健不凡的画鹰仿佛挟风带霜而起,极赞绘画的特殊技巧所产生的艺术效果。这首诗起笔是倒插法。何谓倒插法?试看杜甫《姜楚公画角鹰歌》的起笔曰:“楚公画鹰鹰戴角,杀气森森到幽朔。”先从画鹰之人所画的角鹰写起,然后描写出画面上所产生的肃杀之气,是谓正起。而此诗则先写“素练风霜起”,然后再点明“画鹰”,所以叫作倒插法。这种手法,一起笔就有力地刻画出画鹰的气势,吸引着读者。杜甫的题画诗善用此种手法,如《奉先刘少府新画山水障歌》的起笔曰:“堂上不合生枫树,怪底江山起烟雾。”《画鹘行》的起笔曰:“高堂见生鹘,飒爽动秋骨。”《奉观严郑公厅事岷山沱江画图十韵》的起笔曰:“沱水临中座,岷山到北堂。”这些起笔诗句都能起到先声夺人的艺术效果。
中间四句为第二层,描写画面上苍鹰的神态,是正面文章。颔联的“身”就是“竦身”。“侧目”,句见《汉书。李广传》:“侧目而视,号曰苍鹰。”又见孙楚《鹰赋》:“深目蛾眉,状如愁胡。”再见傅玄《猿猴赋》:“扬眉蹙额,若愁若嗔。”杜甫这两句是说苍鹰的眼睛和猢狲的眼睛相似,耸起身子的样子,好象是在想攫取狡猾的兔子似的,从而刻画出苍鹰搏击前的动作及其心理状态,真是传神之笔,把画鹰一下子写活了,宛如真鹰。颈联“绦镟”的“绦”是系鹰用的丝绳:“镟”是转轴,系鹰用的金属的圆轴。“轩楹”是堂前廊柱,此指画鹰悬挂之地。这两句是说系着金属圆轴的苍鹰,光彩照人,只要把丝绳解掉,即可展翅飞翔;悬挂在轩楹上的画鹰,神采飞动,气雄万夫,好象呼之即出,去追逐狡兔,从而描写出画鹰跃跃欲试的气势。作者用真鹰来作比拟,以这两联诗句,把画鹰描写得栩栩如生。
此两联中,“思”与“似”、“摘”与“呼”两对词,把画鹰刻画得极为传神。“思”写其动态,“似”写其静态,“摘”写其情态,“呼”写其神态。诗人用字精工,颇见匠心。通过这些富有表现力的字眼,把画鹰描写得同真鹰一样。是真鹰,还是画鹰,几难分辨。但从“堪”与“可”这两个推论之词来玩味,毕竟仍是画鹰。
最后两句进到第三层,承上收结,直把画鹰当成真鹰,寄托着作者的思想。大意是说:何时让这样卓然不凡的苍鹰展翅搏击,将那些“凡鸟”的毛血洒落在原野上。“何当”含有希幸之意,就是希望画鹰能够变成真鹰,奋飞碧霄去搏击凡鸟。“毛血”句,见班固《西都赋》:“风毛雨血,洒野蔽天。”至于“凡鸟”,张上若说:“天下事皆庸人误之,末有深意。”这是把“凡鸟”喻为误国的庸人,似有锄恶之意。由此看来,此诗借咏《画鹰》以表现作者嫉恶如仇之心,奋发向上之志。作者在《杨监又出画鹰十二扇》一诗的结尾,同样寄寓着自己的感慨曰:“为君除狡兔,会是翻上。”
总起来看,这首诗起笔突兀,先勾勒出画鹰的气势,从“画作殊”兴起中间两联对画鹰神态的具体描绘,而又从“势可呼”顺势转入收结,寄托着作者的思想,揭示主题。浦起龙《读杜心解》评曰:“起作惊疑问答之势。……‘身’、‘侧目’此以真鹰拟画,又是贴身写。‘堪摘’、‘可呼’,此从画鹰见真,又是饰色写。结则竟以真鹰气概期之。乘风思奋之心,疾恶如仇之志,一齐揭出。”可见此诗,不唯章法谨严,而且形象生动,寓意深远,不愧为题画诗的杰作。

—杜甫《画鹰》

《雄风》

秋高江馆寒生棱,眼芒忽触瑶光星。空尘动壁风旋榻,飒爽下击要离精。金眸窈注紧脑侧,下若万骑相摩声。凝神看定知是画,是谁扫笔如霜硎。虚光四来指毛发,杀气迅走兼英灵。悬此可以了魑魅,讵有鸟雀来空庭。昔年作健臂而走,一挥飞破长天青。仰天大笑缨索绝,毰毸斗大盘高城。沙黄白日杳不见,围场散尽毛血腥。今见此画如见生,头角怪尔逾峥嵘。得霜则奋饱则飏,呼鹞作弟鹯为兄。知君气类极神俊,嗟彼雉兔何聊生。急将此图卷高阁,眼前万物心和平。

《雄视》

身前一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寒光凛冽,霎时浑身激起一股凉意。恍惚间只觉刀光剑影,奔袭而至。而催动这杀气的主人,尚未显露身影。

《凌云》

此苍鹰静若处子,飞则冲天,势如破竹,一击必中。其神采照人,其气势万夫莫当。

“知道”平台特约艺术顾问。

但凡生死时刻,总是先有杀气在先。若这杀气足够凌厉,便足以夺人心魄,令人胆寒。

qiān 鹐 鸟禽啄东西:别让鸡把地里的嫩苗~了。

㩳身思狡兔,侧目似愁胡。

永利皇宫 4

永利皇宫 5

李亚,1977年10月出生于河北省晋州市,现居北京。别署二石精舍、鹤庐。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进修于天津美术学院,结业于清华大学首届霍春阳传统绘画研究室,为霍春阳先生入室弟子兼助教。国画主攻花鸟、人物,书法擅长篆隶。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中国画研究会理事、中国画学会河北分会理事。

清黄仲则有诗一首,名曰“题马氏斋头秋鹰图”。据传为黄景仁十七八岁时所作。诗文中所作文字,似乎是对老杜这首《画鹰》最好的注释。黄景仁也是天才少年,其诗分明是朝着老杜这首诗的路数来的。今附后,可省却我诸多的笔墨。两首诗对照来看,相得益彰。

寒冬十二月,苍鹰八九毛。

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

唐 杜甫

老杜此时写鹰,也是在写自己的抱负。因前几句写的惟妙惟肖,将苍鹰之神态写得呼之欲出,方显得自己的抱负与众不同。而正因为自己的抱负与众不同,才能够将苍鹰刻画得栩栩如生。二者实乃相辅相成。

八月边风高,胡鹰白锦毛。

题马氏斋头秋鹰图

永利皇宫 6

浦起龙《读杜心解》说此诗“入手突兀,收局精悍”。“起作惊疑问答之势,而风霜忽起,何哉?由来苍鹰画作,殊绝动人也!……结则意以真鹰气概期之,乘风思奋之心,疾恶如仇之志,一齐揭出。”

草原。

凝神望去,一只苍鹰振翅欲飞。身形竦动,于静若处子之态中已现作致命一击之势。其目光如炬如电,似猢狲之眼,芒气四射。只凭这目光、这杀气,已令狡兔形同瘫痪。

㩳身思狡兔,侧目似愁胡。

呀!呜呼!我道是苍鹰振翅欲飞,却原是素娟之上画作一幅。真乃是“神采飞扬,呼之欲出也!”这苍鹰何时方能飞出素帛,令那些凡鸟成为掌中之猎物,血洒平芜呢?

永利皇宫 7

星眸未放瞥秋毫,频掣金铃试雪毛。

素练风霜起,苍鹰画作殊。

《咏架上鹰》

会使老拳供口腹, 莫辞亲手啖腥臊。

《鹰》

永利皇宫 8

唐 章孝标

穿云自怪身如电,煞兔谁知吻胜刀。

唐代诗人,字道正,章八元之子,诗人章碣之父。

《画鹰》

啅 zhào 噪聒。太白借用作嘲诮意。

鹰一岁色黄,二岁色变次赤,三岁而色始苍矣,故谓之苍鹰。八九毛者,是始获之鹰,剪其劲翮,令不能远举扬去。

KnowArt | 李亚作品 《英雄独立》四条屏

寄言燕雀莫相啅,自有云霄万里高。

永利皇宫 ,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

绦:丝绳,指系鹰用的丝绳。镟:金属转轴,指鹰绳另一端所系的金属环。堪擿
zhāi :可以解除。擿:同“摘”。

绦镟光堪擿,轩楹势可呼。

可惜忍饥寒日暮,向人鵮断碧丝绦。

《观放白鹰二首》

㩳 sǒng身:即竦身,收敛躯体准备搏击的样子。

唐 李白

天边心胆架头身,欲拟飞腾未有因。

孤飞一片雪,百里见秋毫。

唐 崔铉

永利皇宫 9

《风骨》

万里碧霄终一去,不知谁是解绦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