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皇帝兄台,堪称野史老戏骨,尤其杨家将题材,把杨家将折腾的七荤八素,闹到英雄流血又流泪。上世纪某个躺着都红的大爷级演员担纲的宋朝剧里,演到宋真宗治杨家将的桥段,有观众气得把自家彩电砸了!那时砸彩电,好比今天工薪族砸自家汽车,就是这么惹火!

北宋至道三年,太宗去世,太子赵恒继位,是为真宗。至道三年二月,太宗弥留之际,宦官王继恩忌太子英明,与参知政事李昌龄、知制诰胡旦等阴谋立楚王元佐,被宰相吕端觉察。三月,太宗驾崩,吕端将奉令召他入宫的王继恩锁禁,火速入宫,以理说服心意动摇的李皇后,率太子赵恒即位。太子即位后,垂帘见群臣,吕端不拜,待侍臣卷帘,登殿审视新帝确为太子恒时,才降阶率群臣拜呼万岁。

宋真宗是真懦弱吗?大好形势下的澶渊之盟是怎么达成的?趣历史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宋真宗简介

北宋自雍熙北伐惨败后,对辽朝就一直心存畏惧,逐渐由主动进攻转为被动防御。相反,辽朝对宋朝却是步步紧逼,不断南下侵扰宋朝。自咸平二年开始,辽国陆续派兵在边境挑衅,掠夺财物,屠杀百姓,给边境地区的居民带来了巨大灾难。虽然宋军在杨延朗、杨嗣等将领率领下,积极抵抗入侵,但辽朝骑兵进退速度极快,战术灵活,给宋朝边防带来的压力愈益增大。

景德元年秋,辽朝承天太后萧绰、辽圣宗耶律隆绪亲自率领20万大军南下,直逼黄河岸边的澶州城下,威胁北宋的都城东京。警报一夜五传东京,赵恒问计于群臣。当时宰相王钦若、陈尧叟分别主张迁都于江南及蜀地,任职才一月的宰相寇准则厉声反对说:“出这种主意的人应当斩首!”他说,如果放弃汴京南逃,势必动摇人心,敌人会乘虚而入,国家就难以保全了;如果皇上亲自出征,士气必定大振,就一定能击退敌军。赵恒同意御驾亲征,由寇准随同指挥。到了韦城,赵恒听说辽兵势大,又想退兵。寇准严肃地说:“如今敌军逼近,情况危急,我们只能前进一尺,不能后退一寸。河北我军正日夜盼望陛下驾到,进军将使我河北诸军的士气壮大百倍。后退则将使军心涣散,百姓失望。敌人趁机进攻。陛下恐怕连金陵也保不住了。”

图片 1

赵恒才同意继续进军,渡河进入澶州城,远近各路宋军见到赵恒的黄龙大旗,都欢呼跳跃,高呼“万岁”。真宗在寇准的要求下上城墙鼓舞士气,使得宋军士气大振。寇准指挥宋军出击,个个奋勇冲杀,消灭了辽军数千,射死了辽军主将萧挞凛。萧太后见辽军陷入被动,便要求议和。

赵恒派使者曹利用去辽国签订澶渊之盟之际,告诉曹利用说:“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就算要百万也可以!”寇准知道后,却指着曹利用愤怒地说道:“如果超过30万两,就提人头来见。”

经过曹利用和辽使者的一再讨价还价,两国制定了如下条约:

一、辽、宋为兄弟之国,宋为兄,宋尊萧太后为叔母,后世仍以世侄论,使者定期互访。

二、以白沟河为国界,双方撤兵。辽归还宋遂城及瀛、莫二州。此后凡有越界盗贼逃犯,彼此不得停匿。两朝沿边城池,一切如常,不得创筑隍城。

三、宋方每年向辽提供“助军旅之费”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至雄州交割。

四、双方于边境设置于榷场,开展互市贸易。(在互市贸易中,北宋所赚的钱远远多于岁币,每年宋朝收益为所供岁币的2.5倍左右,且低价购买许多马匹用于军队装备,在经济上拖垮了辽朝,以致其之后的几十年未能发兵北宋)。

曹利用回到宋朝之后,赵恒急问金额,曹利用不敢直说,只竖起3根指头,赵恒以为是300万两,大惊失声脱口道:“太多了。”过了一会又自我安慰道:“是太多了,但就此把事情了结也好。”等知道是30万时,如释重负,转忧为喜,对曹利用大加赏赐。

图片 2

澶渊之盟结束了宋辽之间长达二十五年的战争,“生育繁息,牛羊被野,戴白之人,不识于戈”,同时也是宋朝向番方交纳岁币换取和平的开始。此后宋辽边境长期处于相对和平的状态。并使宋朝节省了巨额战争开支,岁币百分之一,避免了重兵长年戍边的造成的过量徭役和朝廷赋税压力,以极少的代价换取了战争所难以获取的效果(不是教科书所云加重了人民的负担,失去的钱宋又可以通过外贸赚回)。

北宋在边境上的雄州等地设置榷场,开放交易,促进了宋辽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有利于宋辽的经济发展、文化繁荣、民族融合。

如此招恨人物,倘若穿越到宋朝去,遇上是不是要冲上去打一顿?慢!


宋真宗景德元年,即公元1004年,此时宋辽两国互相攻伐已达25年之久。这期间,宋太宗赵光义两次北伐燕云十六州,均遭惨败。自后周世宗郭荣时代建立、经宋太祖赵匡胤强化的精锐禁军损失惨重。而辽国名将耶律休哥也多次侵入宋境,却被宋初名将、太宗赵光义的大舅子、上党名将李继隆打败。双方围绕着燕云十六州进行反复拉锯,国境线却一直维持着后周末年的模样:辽国占据了当年石敬瑭割给辽国的燕云十六州大部,而北宋占据着当年后周世宗郭荣收复的瓦桥、益津、淤口三关及瀛、莫二州,即关南十县。

相关阅读

宋真宗与澶渊之盟:澶渊之盟,指北宋与辽朝之间订立的和约。在澶渊之盟之后,辽还进一步提高了对宋朝上缴岁币的要求史称“重熙增

宋真宗与澶渊之盟:御驾亲征的大宋皇帝宋真宗

宋真宗景德元年,辽萧太后与辽圣宗耶律隆绪以克复瓦桥关为名,亲率年夜军深刻宋境。萧挞凛攻破遂城,生俘宋

宋真宗澶渊之盟给予辽国岁币的举措是否应该

兽有兽性,人有人性。遵循这个“性”去生活,就是万物之理。兽性也好,人性也罢,都表现为各种各样的欲望。吃喝拉撒睡是欲,求欢交配产子是

澶渊之盟北宋皇帝与宰相

澶渊之盟时北宋的皇帝和宰相宋真宗年间,北宋和辽国经过多次战争之后缔结了澶渊之盟。澶渊之盟缔结之后,宋每年要向辽进贡岁币银十万

揭秘:澶渊之盟后宋真宗为什么渐渐疏远寇准

1004年,辽圣宗奉了萧太后大举攻打中国,深入内地。搅得人心惶骇,都想避乱。宋真宗召集群臣,商量对策,但是群臣给到的对策中除了逃只金陵

澶渊之盟 宋真宗 宋朝

正是这位野史里无比糊涂的宋真宗,放在正史评价中,却是满满惊艳的好评。一个成绩更公认:别看他一辈子毛病笑话多,可他却造就了一个富国强兵的大宋朝。有多富强?听南宋人王称的形象概括:守成之贤,致治之盛,周成康、汉文景可以比德矣。绝对的硬成绩!

宋真宗
宋真宗赵恒,是宋太宗第三个儿子,初封寿王。即位后,亲自领兵到澶渊抵御辽军,并与辽国订立“澶渊之盟”。在位期间,真宗崇信道教,曾亲往泰山封禅。赵恒在位25年,庙号真宗。

图片 3

如此糊涂皇帝,怎样拿下的硬成绩?看看这位糊涂皇帝的这几件事,其实就很明白。


北宋与辽国的边境形势图

一、当皇帝前先刷脸

吕端大事不糊涂
吕端,字易直,北宋幽州安次人。他年轻时敏悟好学,入仕后颇具吏治才干。至道元年四月,吕端位居宰相之职,太宗称其“大事不糊涂”。最能说明吕端不糊涂的故事莫过于“定议立真宗”了。宋太宗生前已立了赵恒为太子,但宦官王继恩、参知政事李昌龄、知制诰胡旦等却暗中谋立楚王元佐,并得到李皇后的支持。至道三年,太宗病重,吕端入禁中问疾,见太子不在一旁,立即警觉起来,密书“大渐”二字,命人迅速送至东宫,请太子入宫侍奉。太宗驾崩后,吕端力迎赵恒继承帝位。登基大礼上,真宗垂帘接见群臣,吕端却立于殿下不拜,要求卷起帘子,然后走到御座仔细验看,见龙座上的果然是赵恒,才放心退下来,率群臣伏拜,三呼万岁。吕端的谋略与胆识、冷静与不糊涂在此得到充分反映。

就在景德元年秋天,辽国太后萧绰携辽圣宗御驾亲征,率领辽军精锐二十余万大举入侵宋境。而宋朝也拼尽全力,起禁军二十余万殊死抵抗,宋真宗赵恒最后御驾亲征,抵达澶州与辽军对峙,这是宋辽相争以来,第一次皇帝VS皇帝的战争。这场大战宋史中称为“景德之役”。

野史里糊涂到出名的宋真宗赵恒,到元朝人修《宋史》时,却收获独家好评:英悟之主。标准聪明人!

景德之役的结果是,宋朝在有战略主动权,而且占很大军事优势的情况下,在澶州与辽国签订了和平协议,放已经深入宋境、且被截断退路的辽军安然北返,每年给辽国岁币30万,双方约为兄弟之国。千百年来,无数人为宋朝惋惜,甚至后来仁宗朝宰相、一代名相富弼出使辽国时,还在辽国朝廷上嚣张的说“要不是真宗皇帝开恩,澶州的辽军精锐将无一人返回辽国”,而辽国君臣居然没有反驳,还默认了。那么,宋真宗为什么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一定要同辽国达成和平协议呢?只是因为宋真宗懦弱吗?今天,杜少就来聊一聊,宋辽澶渊之盟能够达成的前因后果。

有多聪明?二十六岁那年,还是寿王的赵恒做开封府尹,那正是吏治出名腐败的年头,府衙小吏勾结成风,之前杀了好几个罪犯,却是刹不住风气。到了赵恒手里,他倒不杀人,就用个小办法:吏员定期互相换岗,看你们跟谁勾结,真个风气好转。就是这么聪明。

一、辽国定下斩首行动,宋辽两国军事实力已都不在巅峰

如此聪明,却也差点被废:宋太宗断气时,太监王继恩想发动政变,幸亏宰相吕端机灵,先把王继恩抓起来,亲手把赵恒捧上皇位。登基仪式上吕端还不放心,瞪着赵恒看半天,确认不是冒充,验证通过后才率领群臣高呼万岁。北宋皇帝登基前先刷脸的,赵恒是唯一。

宋真宗赵恒登基后,向辽国示好,表达了和平的意愿。但为何实际掌权的萧太后会置之不理,率辽国主力南侵呢?这可能跟辽国的国内局势有关。当初,辽国皇帝耶律隆绪十二岁登基,大权落入萧太后手中。她启用自己幼年时期的爱人汉人韩德让,二人出则同车,入则共帐,形同夫妻。在二人的领导下,辽国呈现出了兴盛繁荣之景。但是,这在汉人中原王朝看来,是典型的“主少国疑、女主乱国”,败亡之相,宋太宗第二次北伐燕云就是被这种假象蒙蔽了。没想到,辽国的“孤儿寡母”却顶住压力,将北宋打的十分狼狈。现在宋朝换了真宗皇帝,萧太后自然不会错过机会,一方面趁着自己手中大权在握,可以通过南侵巩固自己的军权。通过战利品,进一步笼络辽国的军事贵族。另一方面,也是报当年宋太宗赵光义欺负她们孤儿寡母之仇。这一次,辽国找的南侵借口也很有意思:收复当年被后周世宗郭荣夺走的关南十县。你宋朝不是要收复燕云吗?我也要收复燕云!

如此刷脸折腾,也令赵恒十分感激,自从登基之后,始终对吕端礼敬有加,还用一种特殊方法表达关怀:宫里的台阶铺上木板,搭一条吕端上朝专用通道。于是每次上朝,大家气喘吁吁爬台阶,唯独胖成球的吕端在众人羡慕目光里,轻松健步如飞。

图片 4

四百年后,明朝名臣谢迁给明孝宗上课,还引用这情景:这关怀的聪明处,不在台阶好不好走,而是方便围观群众看见一遍感动一遍,感动过了,当然誓死报效。

辽国此次二十多万军队入侵,是经过了充分准备的,之前曾做过多次小规模试探进攻。目标只有一个:打下东京开封府,将北宋政权灭亡。五代后晋时期,辽国皇帝耶律德光曾经率契丹铁骑打下过开封,但是鉴于中原太过难于统治,仓皇北撤,让后晋河东节度使刘知远捡了个大便宜,得了中原江山建立了后汉政权。通常来讲,辽国这种“斩首行动”是有很大风险的。像北宋这种已经统一并且国土纵深极大的国家,首都被端也不一定会亡国,除非北宋的执政者是宋徽宗和宋钦宗,后世“靖康之变”实为人祸,北宋当时力量还是很强大的。而此时的宋真宗赵恒明显不是“徽钦二帝”,其执政能力要比后者高出太多。

二、也曾慷慨向前

但辽国的斩首行动并不是没有成功的可能:自宋太宗赵光义雍熙北伐失败后,宋军整体进入守势。到了真宗年间,北宋开国的那批名将,如潘美、曹彬等人皆已凋零,北宋禁军整体实力有所下降,禁军中充斥着没上过战场的新兵。但辽国方面也好不到哪去,当年将赵光义打的大败的耶律斜轸、耶律休哥等名将也都故去,军中也处于新老交替的时期,巅峰不在。这一战究竟会如何,无论是萧太后,还是宋真宗,心里都是没底的。

野史里的宋真宗,另一个风格就是怂,听说辽兵犯境,不是坐地下嚎哭,就是吓得缩龙椅后面,简直各种怂法齐活。

二.宋朝的应对之策:预设战场本在定州

但正史里的宋真宗,登基就办热血事。咸平四年在河北徐水集结十万精锐迎战辽军,不想辽军先故意耗的宋军粮草殆尽撤退,才突然露出獠牙扑来,怎么办?满朝文武高呼抓紧撤,宋真宗却铁了心:步兵来不及增援了,能跑得动的骑兵,火速返回前线,总算聚了两万骑兵。

辽军刚开始入侵之时,宋朝宰相寇准制定了一个作战方针,这个作战方针如下:

两万骑兵,面对的却是近十万辽国主力,还有辽国最强的铁林军团。真要打?宋真宗事后解释:边境阴雨绵绵,辽国的强弓拉不开,骑射优势没法发挥,双方只能拼肉搏,有的打!

于是,这场宋辽战争史上,最大场面的骑兵会战轰然打响,辽军被斩首两万,强的天下闻名的铁林军,更是一战全打没,彻底成了历史概念。这场战争,就是宋辽战争里宋军战果最辉煌的野战——威虏军会战!

三年以后,即景德元年,当辽国以倾国二十二万大军,绕开宋朝城关直扑中原时,好些史书津津乐道的,是宋真宗闻讯后的惊慌,却忽略了一件重要小事:宋真宗决定御驾亲征后,奉命留守京城的老臣王旦,却提了个大胆问题:十日不胜,何以处之?潜台词也不委婉:万一皇上您有个三长两短,后事您要交代好,比如谁接您班?

补充说句,这种国难面前先请皇帝交代后事的行为,放某朝代是大逆不道,放在宋朝却是臣子本分,要谁敢说哪位宋朝文臣武将,会为这事招来杀身之祸?那应该是清宫戏看多了。

而这次关键时刻,宋真宗也并未回避,沉默良久后说出三个字:立太子!然后,就以决死之心,站在澶州城头!宋军万众沸腾的一刻,有了痛击辽军的场面,和一纸换来百年和平的《澶渊之盟》。其实所有的底气,这一刻就已打下:我在,大宋在!我不在,大宋依然在!

至少后面比起某个敌人一打来,皇帝太后就慌不迭跑去打猎的朝代来,前后不少毛病的宋真宗,堪称慷慨向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