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 1

永利皇宫 2

三苏祠藏沈为书法立轴2019年4月15日11:04:00580 浏览/0
评论新闻来源:新浪收藏 分享

纪念“胸有成竹”的主人公诞辰1000周年,古代墨竹代表作集结浙博
文同画的墨竹,苏轼也自叹不如

和张子野见寄三绝句 竹阁见忆 作者: 苏轼朝代:
柏堂南畔竹如云,此阁何人是主人。 但遣先生披鹤氅,不须更画乐天真。
苏轼所有作品

江神子/江城子 孤山竹阁送述古 作者: 苏轼朝代: 体裁: 词
翠蛾羞黛怯人看。掩霜纨。泪偷弹。且尽一尊,收泪唱阳关。漫道帝城天样远,天易见,见君难。画堂新拘近孤山。曲阑干。为谁安。飞絮落花,春色属明年。欲棹小舟寻旧事,无处问,水连天。
苏轼所有作品

来源:收藏杂志 微信号:sczz029

永利皇宫 3

  • 春宵
  • 念奴娇·赤壁怀古
  • 上元侍宴
  • 永利皇宫:三苏祠藏沈为书法立轴。花影
  • 守岁诗
  • 和子由渑池怀旧
  • 儋耳
  • 六月二十日夜渡海
  • 惠崇春江晚景
  • 中秋月
  • 春宵
  • 念奴娇·赤壁怀古
  • 上元侍宴
  • 花影
  • 守岁诗
  • 和子由渑池怀旧
  • 儋耳
  • 六月二十日夜渡海
  • 惠崇春江晚景
  • 中秋月

四川眉山三苏祠是北宋着名文学家苏洵、苏轼、苏辙父子的故居,收藏颇丰,其中有3件清代沈为书法立轴,分别为《沈为书黄山谷诗话立轴》《沈为书东坡题法帖立轴》《沈为书东坡画竹题跋立轴》,均为国家三级文物。

我来补充解释

我来补充解释

沈为(1862~1945年),字友霍,号淇泉,晚号兼巢老人,亦署红豆馆主,浙江嘉兴人,系沈钧儒的十一叔。清光绪十六年进士,光绪二十年授翰林院编修。后任甘肃主考、陕西学政。善诗文,工书法,晚年寓居上海鬻字,名播江南。

柯九思

永利皇宫 4

永利皇宫 5

▌《沈为书黄山谷诗话立轴》

清閟阁墨竹图轴

永利皇宫 6

故宫博物院藏

其中的”柳家新样元和脚”出自唐代着名诗人刘禹锡的《酬柳柳州家鸡之赠》诗,”柳家新样”是指柳宗元(人称柳河东或柳柳州)书法的新样式;”元和脚”是指柳公权书法自成一家,流行于唐宪宗元和年间。

永利皇宫 7

“西子捧心”出自《庄子·天运》:”故西施病心而颦其里,其里之丑人见而美之,归亦捧心而颦其里。其里之富人见之,坚闭门而不出;贫人见之,挈妻子而去之走。彼知颦美,而不知颦之所以美。”比喻机械照搬,盲目模仿,势必弄巧成拙。

黄庭坚在题跋中对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的书法艺术高度赞誉,认为苏轼的书法自成一体,是他人不可仿效的。

文同

该书法的款识为”七十九老人沈为”。款识下钤有两枚方形印鉴,白文印曰”沈为淇泉晚号兼巢”,朱文印曰”
己丑举人庚寅贡士甲午翰林丁丑重游泮水”
。沈为于清光绪己丑年考中举人,光绪庚寅年考中贡士,光绪甲午年授翰林院编修。清代科举制度中,入府、州、县学满60年称为重游泮水,作为曾充秀才而享高寿的庆典。泮水即学宫的别称。沈为重游泮水的那年为民国丁丑年,即民国26年。

墨竹图轴

▌《沈为书东坡题法帖立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永利皇宫 8

先来回答一个问题——成语“胸有成竹”的主人公是谁?

《潭州石刻法帖》为《淳化阁帖》的第一部翻刻本,又名《长沙帖》,是刘沆(995~1060年)在北宋庆历年间(1041~1048年)出知潭州时命钱易摹刻于州廨。《淳化阁帖》是我国第一部着名的法帖,收录了中国先秦至隋唐1000多年的珍贵书法墨迹,包括帝王、名臣和着名书法家总共103人的420篇作品。

“胸有成竹”出自苏东坡名作《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说的是画家文同画竹的故事,文同,字与可。

苏轼评论说:”希白作字,自有江左风味,故长沙帖比淳化待诏所摹为胜。”认为翻刻本比原来的《淳化阁帖》底本摹刻得更为精良。

自公元1018年至今,文同诞生1000周年。为纪念这位画竹高人,去年起,浙江省博物馆一直在筹备一场大展,关键词便是“竹”。

据南宋着名文学家洪迈《容斋随笔·四笔·东坡题潭帖》记载:”《潭州石刻法帖》十卷,盖钱希白所镌,最为善本。吾乡程钦之待诏,以元符三年帅桂林。东坡自儋耳移合浦,得观其藏帖,每册各题其末。”由此可见,北宋元符三年,苏轼遇赦北归,从儋州途经廉州。七月七日,苏轼在廉州官舍借程邻所藏钱希白《潭州石刻法帖》,认真通览、研读,并在每册后面题跋。北宋书法家杜庭之的作品被世人所珍视,然而却没有被收入《潭州石刻法帖》。苏轼对此深表疑问。

在中国人的墨竹史上,北宋的文同和苏轼,这两个名字最有分量。他们开文人写意墨竹之先河,让写竹成为一件寄托高洁性情的雅事。后世画家凡写墨竹,无不受影响。

该书法的款识为”辛巳六月八十老人沈为”。款识下钤有两枚方形印鉴,一枚白文印曰”沈为淇泉晚号兼巢”和一枚朱文印曰”典试陇右视学关中”。

永利皇宫,10月27日至11月25日,浙博将在西湖文化广场武林馆区举办“千载清风——古代墨竹名迹展”,聚元明清三代墨竹名迹38件于一堂,展品来自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辽宁省博物馆、天津博物馆、广东省博物馆等多家重要文博机构,件件皆是墨竹史上的代表之作。

▌《沈为书东坡画竹题跋立轴》

中华竹韵,传诵神往的名家名迹

永利皇宫 9

著名艺术史家、中国美术学院教授范景中曾以七年心血写就《中华竹韵》,全篇只有一个主角——竹,围绕它的则是数千年浩荡的历史与说不完的名人佳作。

北宋元丰二年三月,苏轼以祠部员外郎、直史馆知湖州军州事。四月二十日,到湖州任。五月,苏轼与客人一起游览道场山、何山,在回来的途中遇到刮大风、下大雨,就在贾收溪亭避雨。他命官奴点燃蜡烛,手捧砚台,自己兴致勃勃地在墙壁上画《风竹图》,又作《与客游道场何山得鸟字》诗一首,其中四句为:”更将掀舞势,把烛画风筱。美人为破颜,恰似腰肢袅。”将竹枝在风雨中掀舞之势描写得淋漓尽致。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我们对竹的喜欢,体现在文人墨客的诗词书画中,也体现在最日常的细节里。很多人可能还记得,小时候执笔画画,第一次蘸墨,最先绘下的便是水墨的竹叶、兰叶。薄薄宣纸上,中华文化中最悠远深长的意韵,以最简淡的黑白二色,最信手拈来的形式,承传至今。

该书法的款识为”东坡书画竹,辛巳七夕八十老人沈为。”款识下钤有两枚方形印鉴,一枚白文印”绣水沈为”和一枚朱文印”甲午翰林”。

从这一点上而言,“千载清风——古代墨竹名迹展”无疑是一个“教科书”级的大展。

以上三件藏品的书法端庄秀雅、铁画银钩,颇具颜鲁公遗风。由此可见沈为深厚的书法功底和精湛的书法技艺,不愧为清代晚期的翰苑巨擘。

那些被传诵千百年的名家们,携他们的名迹,集聚杭州,静待开展。这其中有大量墨竹史上的名迹。

如宋苏轼等《六君子图卷》,元李衎《双钩竹图轴》,元赵孟頫《兰石图轴》,元柯九思《清閟阁墨竹图轴》,元倪瓒《琪树秋风图轴》,明王绂《乔柯竹石图轴》,明夏昶《戛玉秋声图轴》,明文徵明《墨竹图卷》,明陈淳《兰竹石图轴》,明徐渭《竹石图轴》,清朱耷《芭蕉竹石图轴》,清恽寿平《山水花卉册》,清石涛《诗画合璧卷》,清金农《墨竹图轴》,清郑燮《仿文同竹石图轴》等等。

撇开案头的画法指南,珍惜这短暂的一个月,去展厅亲近那些隽永的真迹吧。

文同苏轼,墨竹要从这对挚友说起

作为文人墨竹的先行者,文同将“墨竹”比作“墨君”,更以竹为其室命名。

可惜的是,文同的墨竹作品,早在元代便已鲜见,且真伪难辨。历经近千年,今天公认为他真迹的是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墨竹图》。

文同在墨竹史上的影响力,和苏轼的赞颂推动关系很大。文同,是苏轼的挚友。曾有学者谈及:“苏轼的墨竹得益于文同,但文同的墨竹亦离不开苏轼的褒扬。”苏轼在推广文同墨竹的同时,更是传播了自己的思想。

此次展出的天津博物馆藏宋拓《西楼苏帖》中,能找到不少与文同有关的记述——这套宋刻宋拓,与原迹相差无几,全三十卷,目前仅见六册。所幸的是,其中包含了文同、苏轼二人关于墨竹认识与体会的《与可画竹赞》《净因院文与可墨竹枯木记》《文与可字说》《祭文与可文二首此前一首》等文,是研究二人“竹论”极为珍贵的资料。在苏轼看来,文同其人,除了画竹的传神,可贵之处更在于其品性德行所展现出的人格魅力。

展览中也能看到传为这对挚友、两位“竹痴”的唯一“合作”作品——《六君子图》卷。

上海博物馆藏这卷《六君子图》作者跨越北宋至清代,包含六位画家手迹。有传为文同所画的倒垂竹一截,署款“与可”;也有苏轼所作《枯木竹石图》,怪石坡地上,伸展一枝古木,枝干虬曲,树叶脱尽,坡石上杂生细小丛竹。整卷由吴昌硕篆书题跋,翁方纲并序,见证了文、苏风骨的历代传承。

竹之精髓,尽在历代名家笔下

苏轼、文同之后,画竹能手辈出。

在元代画史中绕不开的赵孟頫,他提倡“书画同源”,着力在画竹中表现书法的笔意之美。上海博物馆藏赵孟頫《兰石图》轴、故宫博物院藏元柯九思《清閟阁墨竹图轴》,便是“以书入画”的实例。

元时文人画大兴,墨竹在其中愈发占有显赫地位——高克恭、李衎、吴镇、倪瓒、顾安、王蒙……都是个中高手。

尤其李衎,他笔下的竹子面目多样:有几竿玉立的纤竹,也有与高梧怪石相配而立的。本次展出的故宫博物院《双钩竹图轴》为设色双钩的画法。

倪瓒笔下的墨竹则古淡天真、画法疏简,此次展出上海博物馆藏倪瓒《琪树秋风图》,画的便是他最爱的太湖一带山水——琪树两棵,修竹若干,依石而生。

到了明代,有一对非常出名的墨竹师徒——王绂,被视作是明代墨竹的“开山手”第一人;夏昶,是王绂徒弟,有“夏卿一个竹,西凉十锭金”之称。现场,你可以亲眼看到故宫博物院藏王绂《墨竹图轴》和上海博物馆藏夏昶《戛玉秋声图轴》。

随着墨竹画法的普及,有越来越多画竹之人涌现:陈芹、姚绶、文徵明、朱端、陈洪绶、恽寿平……这是文苏一脉最正统的传承者;而明代陈淳、徐渭,清代八大山人、石涛、金农、郑燮这样的纵逸之笔,则为文人写意墨竹注入了新鲜血液,“墨君”也承载了更多的意象和更高的情志。

此次浙博呈现的展览也着力体现一脉相承:第一部分“比德于竹”、第二部分“正脉相承”、第三部分为“高呼与可”。

10月29日,浙江省博物馆武林馆区三楼书画厅还将举行“纪念文同诞生一千周年”学术研讨会,届时将有众多专家学者出席。

林梢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