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言而喻的故事

bù yán ér yù

战国时期,孟子认为仁义礼智是君子天生的秉性,君子在得志时不妄为,在困穷失意时不自卑,他敬天知命,将仁义礼智铭记在心,并将它发扬光大,不但能将它们表现在脸上,照到背上,然后传到四肢,四肢就不言而喻可以找到其法门了。

仁义礼智根于心,其生色也,然见于面。盎于背,施于四体,四体不言而喻。
《孟子·尽心上》

喻:了解,明白。不用说话就能明白。形容道理很明显。

作谓语、宾语、定语;形容很明显

永利皇宫 1

betakenforgranted

◎ 至于违法遗嘱,不言而喻,在其一开始就应该是无效的。

◎ 不言而喻,邮票应该反映一个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的水平和面貌。

永利皇宫 2


所以,目前对健康人格的深入探讨,其理论意义和教育实践意义已是不言而喻的。

永利皇宫:不言而喻的故事 。◎ 不言而喻,这种表达的不确定性和可变性是其必然前提。


商业有赖于城市的发达,在另一方面,城市的发达以商业为转移,这是不言而喻的。

永利皇宫 3

  但他不是超人,因为他并没有离开人间,没有上过查拉图斯特拉那座山。

永利皇宫 4

    
孟子曰:“有事君人者,事是君则为容悦者也;有安社稷臣者.以安社稷为悦者也;有天民者,达可行于天下而后行之者也;有大人者,正己而物正者也。”

  【读解】

【原文】(13.15)

  ①大行:指理想、抱负行于天下。②睟(sUi)然:颜色润泽。(3)盎(ang):显露。

    
孟子说:“有侍奉君主的人,专以讨得君主的欢心为喜悦;有安定国家的臣,以安定国家为喜悦;有顺应天理的人,当他的主张能行于天下时去实行;有伟大的人,端正自己而使天下万物随之端正。”

  因为他已超越了治国平天下的境界,就像尼采笔下的查拉图斯特拉,站在高高的山上,睥睨着人类。

【原文】(13.14)

  孟子说:“拥有广阔的土地、众多的人民,这是君子所想望的,但却不是他的快乐所在;立于天下的中央,安定天下的百姓,这是君子的快乐,但却不是他的本性所在。君子的本性,纵使他的抱负实现也不会增加,纵使他穷困也不会减少,因为他的本分已经固定。君子的本性,仁义礼智植根于内心,外表神色清和润泽,呈现于脸面,流溢于肩背,充实于四肢,四肢的动作,不用言语,别人也能理解。”

【学究】

  孟子曰:“广土众民,君子欲之,所乐不存焉;中天下而立,定四海之民,君子乐之,所性不存焉。君子所性,虽大行①不加焉,虽穷居不损焉,分定故也。君子所性,仁义礼智根于心,其生色也睟然②,见于面,盎③于背,施于四体,四体不言而喻。”

【通译】

  【译文】

     
一乐家庭平安,二乐心地坦然,三乐教书育人。也就是说,一乐取决于天意,三乐取决于他人,只有第二种快乐才完全取决于自身。因此,“求则得之,舍则失之,是求有益于得也,求在我者也”。
孟子提倡在管理国家之前,先要有三乐,方为真正的快乐。人生不就是在不断快乐中获得心安吗?

  孟子所描述的,是一个胸怀高远,雍容大度的儒雅君子!外在形象与内在灵魂统一,表里如一,通体流溢着生命的光辉。

永利皇宫 5

  治国平天下是人间的赏心乐事,也是儒学外治(与内修相应)的最高境界。但对于真正的君子来说,穷达都是身外事,只有仁义礼智根于心,清和润泽显于外才是本性所在。

【原文】(13.16)

  想来,即便在儒教中,这也不过是一个理想人物罢了!

  
位置决定了人的意识趋向,就要看这个人在这个位置的时候,他与周边的关系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关系?如果只是为了位置就会出现阿谀奉承的行为;如果以天下为己任,就会出现尽力而为的行为;有明白一切都需要遵循自然规律的人,就会放下自己的小我。唯有正心才可以正物,也就是你的世界观决定了你的价值观。孟子早在两千多年前就清晰地明白了人在社会中的位置和关系。

【原文】

【学究】

  【注释】

【原文】(13.13)

【学究】

     
这里说到了人的本份和本色。治理国家,国泰民安是作为国君这个角色应该追求的本份所在,而作为国君本人也是人,也在追求人本原始的美好,那就是仁义礼智。唯有这四体通透,那么所承担的角色职能也就能自然而然治理到位了。孟子不断提出本色才是本份的核心内涵。

     
这一章孟子探讨治理国家的本质就是要使老百姓的生活富足,只有百姓生活富足了,社会就安定了,社会安定了,百姓就开始讲究仁义了。所以国君的仁义在于使百姓富足,百姓的仁义在于生活富足。说到底,没有足够的物质文明,你让百姓谈精神文明是勉为其难的。孟子也是一个务实的践行者,尽管不像墨子那样发展科技,但清楚民本所在,君本所在,看起来似乎有些矛盾,却是最实际的统一。

【通译】

  孟子曰:“易其田畴,薄其税敛,民可使富也。食之以时,用或礼,财不叮胜用也。民非水火不生活,昏暮叩人之门户求水大,无弗与者,至足矣。圣人治天下,使有菽粟如水火。菽粟如水火,而民焉有不仁者乎?”

【学究】

【通译】

    
孟子说:“君子有三大快乐,以治理天下不在其中。父母健在,兄弟平安,这是第一大快乐;上不愧对于天,下不愧对于人,这是第二大快乐;得到天下优秀的人才进行教育,这是第三大快乐。君子有三大快乐,治理天下不在其中。”

  孟子说:“搞好耕种,减轻税收,可以使老百姓富足。饮食有定时,费用有定制,财物便用之不尽。老百姓没有水火不能生活,黄昏夜晚敲别人的门求水时,没有不给与的,这就足够了。圣人治理天下,使百姓的粮食像水火一样充足。粮食像水火一样充足了,老百姓哪有不仁义的呢?”

  
孟子曰:“广土众民,君子欲之,所乐不存焉;中天下而立,定四海之民,君子乐之,所性不存焉。君子所性,虽大行不加焉,虽穷居不损焉,分定故也。君子所性,仁义礼智根于心,其生色也睟然,见于面,盎于背,施于四体,四体不言而喻。”

     
孟子曰:“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

【通译】

    
孟子说:“拥有广阔的土地、众多的人民,这是君子所向往的,但却不是他的快乐所在;立于天下的中央,安定天下的百姓,这是君子的快乐,但却不是他的本性所在。君子的本性,纵使他的抱负实现也不会增加,纵使他穷困也不会减少,因为他的本分已经固定。君子的本性,仁义礼智植根于内心,外表神色清和润泽,呈现于脸面,流溢于肩背,充实于四肢,仁义礼智不用言语,别人也能理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