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对邓小平产生不满,根本原因固然是因为他与邓小平在对文化大革命的看法上存在难以弥合的分歧,但毛泽东的侄子毛远新经常在毛泽东面前说邓小平的坏话,也是十分重要的因素。

毛泽东撤销邓小平职务始末

图片 1

煮酒历史网网友发表于3852天 4小时 33分钟前来源:www.z9ls.com 标签:邓小平

 特别感谢 煮酒历史网网友 的友情投稿

毛远新是毛泽东的侄子,也曾经是毛泽东与中央政治局之间的联络员。在毛泽东与邓小平的分歧中,毛远新起过很大作用。正是由于毛远新的一席话,毛泽东才发动了击右倾翻案风运动。毛泽东的良苦用心毛远新的生父是毛泽民,生母是朱丹华。1941年2月,毛远新出生在新疆。1943年9月,毛泽民被盛世才杀害于迪化,朱丹华带着不足三岁的毛远新坐牢。1945年7月,朱丹华与毛远新出狱后到了延安,此时,毛远新才四岁多。毛泽东在延安见到毛远新后,对毛远新格外钟爱。后来,朱丹华改嫁方志纯并到江西南昌工作。1951年,朱丹华到北京开会,也把毛远新带上了。毛泽东见到十岁的毛远新很高兴,江青也很高兴。朱丹华提出,让毛远新在北京上学,毛泽东当即让毛远新到育英小学读书,和李讷同在一个学校。在毛岸英牺牲、毛岸青长期生病的情况下,毛泽东实际上是把毛远新看作自己的亲儿子。1960年,毛远新以优异的成绩从北京101中学毕业,考上了清华大学无线电系,之后又想进“哈军工”,在征得毛泽东的同意后,转入了“哈军工
”。1965年,毛远新从“哈军工”毕业。按照毛泽东的意见,毛远新又到部队当兵。不久,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毛远新又重返“哈军工”,一举成为学校造反派领袖,1968年5月当上辽宁省革委会副主任。不久,他又担任了沈阳军区政委。1975年9月27日,毛远新去见毛泽东。毛泽东想把毛远新留在北京,留在他身边,当他与中央政治局之间的联络员。毛泽东发动反翻案运动由于毛远新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发达”起来的,在思想上与四人帮一致,成了毛泽东的联络员后,与邓小平在政治上格格不入,对邓小平领导的整顿也“看不惯”。他利用毛泽东对他的信任,表达对邓小平的不满。特别是在“反击右倾翻案风”中,毛远新的话起了很大作用。毛远新11月1日向毛泽东汇报说:“今年以来,在省里工作,感觉到一股风,主要是对文化大革命。1、文化大革命怎么看:主流、支流,十个指头,三七还是倒三七,肯定还是否定;2、批林批孔运动怎么看:主流、支流,似乎迟群、小谢讲了走后门的错话干扰,就不讲批林批孔的成绩了。口头上也说两句,但阴暗面讲得一大堆。3、刘少奇、林彪的路线还需不需要继续批,刘少奇的路线似乎也不提了。农业、财贸战线也有类似问题,教育革命主流、成绩是什么……文艺革命主流支流……等等,总之,文化大革命中批判了刘少奇、林彪的路线,批判了十七年中各条战线的修正主义路线还应不应该坚持下去”;“对文化大革命,有股风,似乎比1972年借批极左而否定文化大革命时还要凶些”,“我很注意小平同志的讲话,我感到一个问题,他很少讲文化大革命的成绩,很少提批刘少奇的修正主义路线”;“三项指示为纲”“其实只剩下一项指示,即把生产搞上去了”;“担心中央,怕出反复。”这些话对不允许有人否定文革的毛泽东产生极大影响。第二天,毛泽东表态说:“有两种态度:一是对文化大革命不满,二是要算帐,算文化大革命的帐。”他认为文革是“三七开,七分成绩三分错误”,“总的看法:基本正确,有所不足”。毛泽东指示在中央政治局讨论对文革的评价问题。11月3日,北京市委书记吴德传达毛泽东对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刘冰的指控信的批示,这封信指控了该校党委书记迟群、副书记谢静宜,由邓小平转交毛泽东。毛泽东说:“清华大学刘冰等人来信告迟群和小谢。我看信的动机不纯,想打倒迟群和小谢。他们信中的矛头是对着我的。我在北京,写信为什么不直接写给我,还要经小平转。小平偏袒刘冰。清华大学所涉及的问题不是孤立的,是当前两条路线头争的反映。”以传达这个批示为起点,开始了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毛泽东让毛远新“帮助”邓小平11月2日,毛远新再次向毛泽东谈到,邓小平从不谈文化大革命,实际上是对文化大革命不满意,邓小平主持中央工作的路线不对。毛泽东听后,决心把他和邓小平之间的分歧挑开,让毛远新出面“帮助”邓小平。在毛远新主持的“帮助”邓小平的小范围会议上,邓小平与毛远新顶了起来。11月2日下午,毛远新按照毛泽东的意见召集会议,“帮助”邓小平。当毛远新再次说邓小平主持中央工作的路线不对时,邓小平反驳说,我主持中央工作三个多月是什么路线,全国的形势是好一点还是坏一点,实践可以证明。邓小平接着说,把生产搞上去,安定团结,是主席的指示,执行这个指示是对的。毛泽东听取了毛远新的汇报后指出,要再开会,“帮助”邓小平,扩大一点人,然后政治局再讨论。11月4日,毛远新召集八人开会。会上,大多数人的发言不涉及争论的焦点问题,即肯定还是否定文化大革命的问题,而邓小平更是不谈文化大革命,他只是强调现在搞生产、实现安定团结是正确的。毛远新见很少有人响应他的话,便停止了开会,并向毛泽东汇报。八人会议的情况使毛泽东对邓小平更不满意,他决定再扩大会议,继续“帮助”邓小平,并让邓小平写检查,毛泽东听了汇报后,注意到不但邓小平更不承认文化大革命正确,参加会议的其他人也不谈文化大革命。他对此十分不满。毛泽东说,会议还要开,要逐步扩大几个人,开会就是帮助邓小平及大家,互相帮助,搞好团结,搞好工作。毛远新马上又扩大了“帮助”会议的规模。但是,邓小平在会上仍然坚决不承认文化大革命对。会后,邓小平写出书面检查,但也只检讨具体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不谈文化大革命问题。听取了“扩大”的“帮助”会议的汇报和邓小平的书面检查后,毛泽东非常生气。但是毛泽东又说,对邓小平批是要批的,但“还是人民内部矛盾,引导得好,可以不走到对抗方面去”。毛泽东撤销邓小平党内外一切职务毛泽东指示毛远新,要把问题拿到政治局会议上去解决,政治局会议由邓小平主持。但是,政治局会议依然没有达到毛泽东的期望。会上大多数人不发言,邓小平更是不谈文化大革命正确。邓小平又写了一篇书面检查,但仍然同上次的差不多。毛泽东非常不满,决定发动一场“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同时在发动运动之前开一次“打招呼”会议,向那些对文化大革命有抵触、有“右倾翻案”问题的官员“打招呼”。毛泽东让邓小平主持针对邓小平的“打招呼”会议,但会议仍未达到毛泽东期望的效果。11月下旬,政治局召开有一百三十余名党政军负责人参加的“打招呼会议”,宣读了毛泽东批准的《打招呼的讲话要点》,称:“清华大学出现的问题绝不是孤立的,是当前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斗争的反映。这是一股右倾翻案风。”这就正式提出了“反击右倾翻案”的问题,此后,运动逐渐扩大到全国。1976年4月5日,爆发了以悼念周恩来,拥护邓小平,反对四人帮为主题的群众运动。“四五运动”发生后,毛泽东听信了毛远新的汇报,认为这是邓小平从1974年至1975年长期准备的结果,于是作出决定:撤销邓小平党内外一切职务,保留党籍,以观后效。

1975年9月下旬,毛远新来到毛泽东身边,情况便发生了根本的变化。那年,毛远新36岁。他由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毕业,“文化大革命”中造反,后来担任中共辽宁省委书记、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沈阳军区政治委员。他是毛泽民的儿子,父亲牺牲后,小时候曾在毛泽东家住过。可能是大弟毛泽民过早罹难的缘故,或许是毛远新的机灵可爱,在下一代亲属中,毛泽东和江青都比较喜欢毛远新。9月28日,毛远新随中央代表团前往新疆,参加新疆自治区成立二十周年庆祝活动。10月10日,毛远新路过北京时,便被通知留在北京,成为病重的毛泽东和中央政治局之间的“联络员”。

由于毛远新是在文革中发达起来的,思想从根子上与四人帮是一致的,因此他与邓小平在政治上格格不入。他利用毛泽东对他的信任,表达对邓小平的不满。

毛泽东和政治局之间的信息,都由毛远新上传下达。这种不正常的情况,当时政治局就多有议论,但是,考虑到毛泽东的身体状况,还是采取了克制的态度。

1975年同毛远新的一次谈话,使毛泽东对邓小平深为不满。

图片 2

1975年9月,毛远新路过北京去见毛泽东。当毛泽东问,社会上有否定文化大革命的风吗?毛远新回答说,有。毛泽东问,这股风来自哪里?毛远新回答说,我认为来自中央。我很注意小平同志的讲话,我感到一个问题,他很少讲文化大革命的成绩,很少提批判刘少奇的修正主义路线。毛泽东认为,毛远新工作在基层,了解实际情况,而且毛远新与邓小平没有任何历史恩怨关系,因此他的话是可信的。

毛远新两次向毛泽东汇报说:“社会上有股风,就是对文化大革命怎么看,是肯定还是否定,成绩是七个指头还是错误是七个指头,有分歧。”他尤为着重地指出,这股风“似乎比七二年批极左还凶些”。“我很注意小平同志的讲话,我感到一个问题,他很少讲文化大革命的成绩,很少提批刘少奇的修正主义路线”。“三项指示为纲,其实只剩下一项指示,即生产上去了。”

这个时候,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刘冰通过邓小平向毛泽东写信反映问题。毛泽东认为,刘冰的信中有对文化大革命不满的情绪,是代表对文化大革命不满意的那些人的,而邓小平转刘冰的信,就表明他也对文化大革命不满。联系毛远新对他说的话,他认定邓小平确实是那些否定文化大革命的人在中央内部的代表。

毛远新的这番话正中毛泽东的意。毛泽东常说一生做了两件事,后一件事便是“文化大革命”,他老人家晚年就担心这份政治遗产被人否定。为此,他找邓小平谈了两次话,邓小平不隐瞒自己的观点,谈话不欢而散。从此,他越来越相信毛远新的汇报和判断,认为邓小平对“文化大革命”一是不满意,二是要算账。

毛远新留在北京后,再次向毛泽东讲邓小平的坏话。毛泽东决定,让毛远新在小范围帮助邓小平。

这时,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刘冰等给毛泽东写信,反映校党委书记迟群等的问题。信中说:迟群因个人野心没有得到满足,便攻击中央领导人;毫无党的观念,搞一言堂;任人唯亲,封官许愿;等等。毛泽东看过信后很不满意。10月19日,毛泽东在会见外宾后,对李先念、汪东兴等说:“现在有一股风,说我批了江青。批是批了,但江青不觉悟。清华大学刘冰等人来信告迟群和小谢。我看信的动机不纯,想打倒迟群和小谢。他们信中的矛头是对着我的。”“我在北京,写信为什么不直接写给我,还要小平转。你们告诉小平注意,不要上当。小平偏袒刘冰。”

11月2日,毛远新再次向毛泽东谈到,邓小平从不谈文化大革命,实际上是对文化大革命不满意,邓小平主持中央工作的路线不对。毛泽东听后,决心把他和邓小平之间的分歧挑开,让毛远新出面帮助邓小平。毛泽东在这次谈话中又一次说到刘冰的来信,说信中的矛头是冲着他的。在当时,反对毛泽东是个重大政治问题。毛泽东还说,这是当前两条路线斗争的反映。把事情上升到路线问题,就意味着要搞一场大运动。毛泽东还对毛远新说:你找小平、东兴、锡联谈一下,把你的意见全讲。你要帮助他提高。

自邓小平复出以后,特别是1975年主持工作以来,毛泽东一直对他有所倚重,希望他在肯定“文化大革命”的前提下,解决各类错综复杂的问题,使党和国家由大乱走向大治。所以,即便是“四人帮”轮番告状,毛泽东都不置一词,仍然一如既往地支持邓小平。然而,这一切都不能违背那个大前提,而恰恰于此,他们的思想认识是那般的不同。

在毛远新主持的帮助邓小平的小范围会议上,邓小平与毛远新顶了起来。

图片 3

11月2日下午,毛远新按照毛泽东的意见召集会议,帮助邓小平。当毛远新再次说邓小平主持中央工作的路线不对时,邓小平反驳说,我主持中央工作三个多月是什么路线,全国的形势是好一点还是坏一点,实践可以证明。邓小平接着说,把生产搞上去,安定团结,是主席的指示,执行这个指示是对的。毛泽东听取了毛远新的汇报后指出,要再开会,帮助邓小平,扩大一点人,然后政治局再讨论。

邓小平对于江青等的攻击早有精神准备,他说:“这样做,无非有人讲‘还乡团’来了,复辟了。”“让他们骂好了,打着反复辟旗号的人自己要复辟,打着反倒退旗号的人自己要倒退。”“老干部要横下一条心,拼老命,‘敢’字当头,不怕,无非是第二次被打倒,把工作做好了,打倒了也不要紧,也是个贡献。”

11月4日,毛远新召集八人开会。会上,大多数人的发言根本不涉及争论的焦点问题,即肯定还是否定文化大革命的问题,而邓小平更是不谈文化大革命,他只是强调现在搞生产、实现安定团结是正确的。毛远新见很少有人响应他的话,便停止了开会,并向毛泽东汇报。

这些话传到毛泽东那里,老人家确实不高兴,但是,他还不愿把邓小平推到对立面去,让毛远新继续去同邓小平谈话。邓小平表示,我的工作有缺点、错误,可以做自我批评。但是,他又对毛远新说:你的描述,中央是整个执行了修正主义路线,而且是在所有领域都没有执行主席的路线,这个话不好说。我主持中央工作三个多月是什么路线,全国的形势是好一点还是坏一点,实践可以证明。

八人会议的情况使毛泽东对邓小平更不满意,他决定再扩大会议,继续帮助邓小平,并让邓小平写检查,毛泽东听了汇报后,注意到不但邓小平更不承认文化大革命正确,参加会议的其他人也不谈文化大革命。他对此十分不满。毛泽东说,会议还要开,要逐步扩大几个人,开会就是帮助邓小平及大家,互相帮助,搞好团结,搞好工作。

毛泽东还让毛远新开会帮助邓小平,并且特意嘱咐,此事“不可告诉江青,什么也不讲”。显然,毛泽东不愿把事态扩大,希望邓小平“有个转弯”,按照他的“三七开”的基调,对“文化大革命”做个决议。可是,邓小平却拒绝了,毛泽东十分伤感和失望。两个倔犟的老人,就“文化大革命”的态度问题,竟是如此地各执己见,互不相让。邓小平的女儿邓榕在《我的父亲邓小平》中,对此有过一段生动、真实的记述:

毛泽东此时还是希望邓小平能承认文化大革命正确,在认识上和他保持一致,这样,既可肯定文化大革命,又能发挥邓小平的才干,让他继续领导国务院工作,把经济搞上去。因此,他不采取开政治局会议的办法,而是采取指定几个人开会,以及逐步扩大几个人开会的办法,帮助邓小平。

毛泽东让邓小平主持作这个决议,一是让邓小平这样对“文革”有看法的人来作这个决议,可以堵住对“文革”持异议的人的嘴,让人不敢再唱反调。二是毛泽东再给邓小平一个机会,让邓小平改变观点。毛泽东对邓小平,真应该说“仁至义尽”了。分析毛泽东的内心,他既真心地赏识邓小平的才干和品格,又恼恨邓小平对“文革”的态度。他对邓小平一再留情,是希望邓小平能够就此妥协,顺从了他这一个最后的心愿。毛泽东实在太老了,太疲倦了,这一番‘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是他经过很长时间的考虑所进行的选择,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想再变动了。但是,令毛泽东悲哀的恰恰却是,邓小平具有和毛泽东一样的性格,也是一个在原则问题上绝对不会让步的人。

毛远新马上又扩大了帮助会议的规模。但是,邓小平在会上仍然坚决不承认文化大革命对,在路线上是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办的。会后,邓小平写出书面检查,但也只检讨具体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不谈文化大革命问题。

图片 4

毛泽东决定把事情拿到政治局会议上去解决,由政治局来帮助邓小平,但政治局会议开得不理想

毛泽东终于下决心“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随后,邓小平被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第三次被错误地打倒。“四人帮”乘机作乱,兴风作浪,整顿又前功尽弃。这是一个特别寒冷的冬季,但是,九个月的整顿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人民群众对“文化大革命”的怀疑和抵触情绪迅速发展,在全国形势的又一次反复中孕育着新的斗争。半年后,“四人帮”被粉碎。不久,邓小平再次恢复工作。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他率领全国人民进行了震天撼地的伟业,谱写了阳光明媚、生意盎然的春天的故事。

听取了扩大的帮助会议的汇报和邓小平的书面检查后,毛泽东非常生气。毛泽东说,他的问题是自己属于小资产阶级,思想容易右,却说阶级矛盾看不清楚。他做了大官,要保护大官们的利益。他们有了好房子,有汽车,薪水高,还有服务员,比资本家还厉害。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

参考选摘:《党史文苑》《邓小平走出江西谪居地》

但是毛泽东又说,对邓小平批是要批的,但还是人民内部矛盾,引导得好,可以不走到对抗方面去。对于邓小平的工作问题,毛泽东说:小平工作问题以后再议。我意可以减少工作;但不脱离工作,即不应一棍子打死。毛泽东的意思很明确,就是同意邓小平不再主持中央的日常工作,这也意味着不让邓小平接周恩来的班,但对他的现任职务暂时不动,同时继续批评他,帮助他提高认识,等待他
转过来。

毛泽东指示毛远新,要把问题拿到政治局会议上去解决,政治局会议由邓小平主持。但是,政治局会议依然没有达到毛泽东的期望。会上大多数人不发言,邓小平更是不谈文化大革命正确。邓小平又写了一篇书面检查,但仍然同上次的差不多。毛泽东非常不满,决定发动一场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同时在发动运动之前开一次打招呼会议,向那些对文化大革命有抵触、有右倾翻案问题的领导干部打招呼。

毛泽东让邓小平主持针对邓小平的打招呼会议,但会议仍未达到毛泽东期望的效果。

一开始,毛泽东还是想把事情限制在一定范围内。他提出让邓小平先主持开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形成一个肯定文化大革命的文件。但是被邓小平婉言拒绝了。于是毛泽东决定打招呼会议扩大范围,并让邓小平拟一个参加打招呼会议的人员名单,同时主持会议。

11月24日,中央召开打招呼会议,邓小平主持会议。参加打招呼会议的人大多数不表态,少数表态的人也只说些无关紧要的话。会议没有出现毛泽东所期待的结果,毛泽东肯定不会满意。由此,邓小平预感到,一场大的政治风暴即将来临。果然,毛泽东对打招呼会议的结果十分不满意,他决心在全国范围发动一场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

1975年11月26日,中共中央下发关于在全国开展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文件,一场新的政治运动又开展起来。四人帮趁机制造舆论,要重新打倒一大批老干部,并且把攻击的矛头指向了周恩来和邓小平。但是,四人帮的所作所为不得人心。终于,在1976年4月5日,爆发了以悼念周恩来,拥护邓小平,反对四人帮为主题的群众运动。四五运动发生后,毛泽东听信了毛远新的汇报,认为这是邓小平从1974年至1975年长期准备的结果,于是作出决定:撤销邓小平党内外一切职务,保留党籍,以观后效。

但是历史是公正的。1976年10月6日,中共中央决定对毛远新实行隔离审查。1977年中共中央做出决定,恢复邓小平党内外职务。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邓小平已经成为党中央的领导核心,领导了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