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宣字子都,渤海高城人。 好学,通晓经术,做过县乡啬夫、束州守丞。
后做都尉太守功曹,推荐孝廉时做了郎,因病离官,又做州从事。
大司马卫将军王商征召鲍宣,推荐做议郎,后来又因病离开。
哀帝初,大司空何武拜宣为西曹掾,很敬重他,推荐宣做谏大夫,调任豫州牧。
一年多,丞相司直郭钦向皇上进言说“:鲍宣措施烦苛,代二千石署吏判决诉讼案件,考察条款超出六条之外。
外出巡视乘车不驾六马,而驾一马,只宿于乡间公舍,被众人非议。”鲍宣因犯错误被免官。
归家几个月,又被征召做谏大夫。
鲍宣每逢处在谏大夫的位置,常上书直言规劝,他的言辞质朴。
这时哀帝祖母傅太后打算与成帝母一起称尊号,给亲属封官爵,丞相孔光、大司空师丹、何武、大司马傅喜开始坚持正义,违背傅太后的旨意,都被免官。
丁、傅子弟一齐晋官晋爵,董贤位尊而为君王所亲近,鲍宣凭谏大夫官职跟随孔光等人后,上书规劝说:“臣私下看到孝成皇帝时,外亲把持政权,人人拉拢私人势力充塞朝廷妨碍贤人的通路,使天下污浊混乱,奢侈无度,百姓穷困,因此日蚀近十次,慧星四起。
危亡的征兆是陛下亲眼看到的,现在为什么重复过去甚至更严重呢?朝臣没有大儒骨鲠、白发之师、雄伟之士,能论议通古今,叹息动众心,忧国如饥渴的人,我还没有见到过。
偏爱外戚小童及宠幸之臣,董贤等在皇帝宫禁下,陛下要想同这些人来恭承天地,安海内,很困难啊。
现在世俗说不智者为能,智者不能。
从前尧惩处四大罪人而天下人臣服,现在任命一个官员而众人都迷惑;古代判人之刑还臣服,现在奖赏人反而迷惑。
搞私人关系,群小一天天出来做官,国家空虚,用度不够。
百姓流亡,离开城郭,盗贼兴起,官吏是凶恶的贼人。
“总计百姓有七失:阴阳不调和,水旱成灾,第一失;朝廷加重索取雇更卒的钱和租税,是第二失;贪吏借公肥私,收取不止,是第三失;豪强大姓蚕食无厌,是第四失;残暴官吏的徭役,使农夫失去农桑的节令,是第五失;闻部落鼓鸣以为有盗警,则男女遮列追捕,是第六失;盗贼抢劫掠夺,取民财物,是第七失。
七失尚可,还有七死:残酷的官吏捆绑拷打至死,是一死;治理监狱之事严峻刻薄,是第二死;冤枉陷害无辜,是第三死;盗贼四起,抢劫不断,是第四死;因怨恨互相残杀,是第五死;年成不好受饥挨饿,是第六死;因节令气候不好而屡发病疫,是第七死。
百姓有七失却无一得,想要国家安定,实在很难;百姓有七死却无一生,想望刑法搁置不用,实在很难。
群臣只想做高官,食重禄,哪里有对小民百姓施加恻隐之心,帮助陛下教化百姓的人呢?心意只在营私,还说是宾客所求,用不正当的手段谋利罢了。
以苟且容身委曲服从为贤,以拱手而默无所言空受俸禄而不治事为智,说像臣宣等为愚蠢。
陛下从岩穴提拔来,实希望有些益处的,难道只想使臣吃好的做大官,到高门之地走走吗?“天下是皇天的天下,陛下上为皇天的儿子,下为黎民百姓的父母,替天统治养活平民,看待他们应该一样,这才符合《尸鸠》诗的意思。
现在贫民连野菜也吃不饱,衣服无穿的,父子夫妇不能保全,实在是心酸。
陛下不救,将如何使百姓归顺?为什么独私养外亲与宠幸臣子董贤,赏赐多以亿计,让奴从宾客视酒如浆,视肉如豆叶,奴仆侍从都发了财,这些不是天意。
汝昌侯傅商无功却受封。 官爵不是陛下的官爵,陛下用的人不是自己所封。
像这样想让天高兴百姓心服,能办到吗?“方阳侯孙宠、宜陵侯息夫躬言词动听足以使众人动摇,倔强得出奇,真乃奸人之雄,欺世尤为厉害的人,当及时罢退。
至于外亲幼童未通经术的,都应令停止官爵去学习,赶快征召原来大司马傅喜让他统率外亲。
原来的大司空何武、师丹,原来的丞相孔光、左将军彭宣,经术都通过博士的教诲,地位都经历过三公,智谋威信,足以参加建立教化,谋划国家安定。
龚胜做司直,郡国选拔推荐人才都会慎重,三辅委输官不敢干邪恶的事,可以委以重任。
陛下前因小事不能忍受就撤消了何武等职,海内失望,陛下尚且能容纳很多无功德的人。
治天下的当以天下人之心为心,不得只自专快意而已。
上有皇天谴责,下有百姓怨恨,编列有规劝争辩之臣,陛下如果想要自己轻视自己而看重恶臣,天下人也不会听从。
臣虽愚憨,难道不知多享受俸禄赏赐,吃太牢美食,扩大田宅,优厚妻子儿女,不与恶人结仇怨来安身吗?实在是为大义所逼,做的是以谏诤为职责的官,不敢不竭尽愚力。
希望陛下稍留神明,阅览《五经》之文,追究圣人的深厚之意,深思天地的告诫。
臣宣嘴笨言辞迟钝,不尽深切之心,竭尽死节罢了。”皇上因为鲍宣是名儒,优待宽容他。
这时郡国地震,第二年正月初一日蚀,皇上于是征召孔光,免除孙宠、息夫躬,罢免侍中诸曹黄门郎数十人。
鲍宣又上书说:“陛下像侍奉父亲那样的侍奉天,像侍奉母亲那样的侍奉地,像养活儿子那样的养活百姓,陛下即位以来,天损明,地震动,百姓谣言相惊恐。

鲍宣字子都,渤海高城人也。好学,明经,为县乡啬夫,守束州丞。后为都尉、太守功曹,举孝廉为郎,病去官,复为州从事。大司马、卫将军王商辟宣,荐为议郎,后以病去。哀帝初,大司空何武除宣为西曹掾,甚敬重焉,荐宣为谏大夫,迁豫州牧。岁余,丞相司直郭钦奏“宣举错烦苛,代二千石署吏听讼,所察过诏条。行部乘传去法驾,驾一马,舍宿乡亭,为众所非。”宣坐免。归家数月,复征为谏大夫。

图片 1汉朝人物

中文名:傅喜

宣每居位,常上书谏争,其言少文多实。是时,帝祖母傅太后欲与成帝母俱称尊号,封爵亲属,丞相孔光、大司空师丹、何武、大司马傅喜始执正议,失傅太后指,皆免官。丁、傅子弟并进,董贤贵幸,宣以谏大夫从其后,上书谏曰:

傅喜人物生平

国 籍:西汉

窃见孝成皇帝时,外亲持权,人人牵引所私以充塞朝廷,妨贤人路,浊乱天下,奢泰亡度,穷困百姓,是以日蚀且十,彗星四起。危亡之征,陛下所亲见也,今奈何反复剧于前乎?朝臣亡有大儒骨鲠、白首耆艾、魁垒之士,论议通古今、喟然动众心、忧国如饥渴者,臣未见也。敦外亲小童及幸臣董贤等在公门省户下,陛下欲与此共承天地,安海内,甚难。今世俗谓不智者为能,谓智者为不能。昔尧放四罪而天下服,今除一吏而众皆惑;古刑人尚服,今赏人反惑。请寄为奸,群小日进。国家空虚,用度不足。民流亡,去城郭,盗贼并起,吏为残贼,岁增于前。

入朝为官

民 族:汉族

凡民有七亡:阴阳不和,水旱为灾,一亡也;县官重责更赋租税,二亡也;贪吏并公,受取不已,三亡也;豪强大姓蚕食亡厌,四亡也;苛吏徭役,失农桑时,五亡也;部落鼓鸣,男女遮列,六亡也;盗贼劫略,取民财物,七亡也。七亡尚可,又有七死:酷吏殴杀,一死也;治狱深刻,二死也;冤陷亡辜,三死也;盗贼横发,四死也;怨雠相残,五死也;岁恶饥饿,六死也;时气疾疫,七死也。民有七亡而无一得,欲望国安,诚难;民有七死而无一生,欲望刑措,诚难。此非公卿、守、相贪残成化之所致邪?群臣幸得居尊官,食重禄,岂有肯加恻隐于细民,助陛下流教化者邪?志但在营私家,称宾客,为奸利而已。以苟容曲从为贤。以拱默尸禄为智,谓如臣宣等为愚。陛下擢臣岩穴,诚冀有益毫毛,岂徒欲使臣美食大官,重高门之地哉!

傅喜年少时好学问,有志气。绥和元年,汉成帝刘骜因无子,所以立侄子定陶王刘欣为太子,并选用傅喜担任太子庶子。绥和二年,汉成帝去世,太子刘欣即位,是为汉哀帝,任命傅喜为卫尉,后升任为右将军。

职 业:官员

天下乃皇天之天下也,陛下上为皇太子,下为黎庶父母,为天牧养元元,视之当如一,合《尸鸠》之诗。今贫民菜食不厌,衣又穿空,父子夫妇不能相保,诚可为酸鼻。陛下不救,将安所归命乎?奈何独私养外亲与幸臣董贤,多赏赐以大万数,使奴从宾客浆酒霍肉,苍头庐兒皆用致富!非天意也。及汝昌侯傅商亡功而封。夫官爵非陛下之官爵,乃天下之官爵也。陛下取非其官,官非其人,而望天说民服,岂不难哉!

得到重用

爵位:高武侯

方阳侯孙宠、宜陵侯息夫躬辩足以移众,强可用独立,奸人之雄,或世尤剧者也,宜以时罢退。及外亲幼童未通经术者,皆宜令休就师傅。急征故大司马傅喜使领外亲。故大司空何武、师丹、故丞相孔光、故左将军彭宣,经皆更博士,位皆历三公,智谋威信,可与建教化,图安危。龚胜为司直,郡国皆慎选举,三辅委输官不敢为奸,可大委任也。陛下前以小不忍退武等,海内失望。陛下尚能容亡功德者甚众,曾不能忍武等邪!治天下者当用天下之心为心,不得自专快意而已也。上之皇天见谴,下之黎庶怨恨,次有谏争之臣,陛下苟欲自薄而厚恶臣,天下犹不听也。臣虽愚戆,独不知多受禄赐,美食太官,广田宅,厚妻子,不与恶人结仇怨以安身邪?诚迫大义,官以谏争为职,不敢不竭愚。惟陛下少留神明,览《五经》之文,原圣人之至意,深思天地之戒。臣宣呐钝于辞,不胜惓惓,尽死节而已。

傅喜的主要事迹 傅喜的人物生平 傅喜的人物简介。汉哀帝即位不久,太皇太后王政君便指使大司马王莽辞官回家,以避开傅太后的锋芒。王莽是当时众望所归的首辅大臣,他的离去让朝臣们感觉一下子没有了主心骨,于是便纷纷把希望寄托在傅喜身上。傅喜的堂弟孔乡侯傅晏与他亲近,而且女儿是汉哀帝的皇后。汉哀帝的舅父阳安侯丁明,都因外戚身份封爵。傅喜持谦谨常称病,傅太后开始参与政事,傅喜多次规劝她,从此傅太后不要傅喜辅政。汉哀帝便用左将军师丹代替王莽担任大司马,赐傅喜黄金百斤,交回将军印绶,以光禄大夫的身份回家养病。

谥号:贞侯

上以宣名儒,优容之。

大司空何武、尚书令唐林都上书汉哀帝,说傅喜行为符合礼仪廉洁,忠诚忧国,是内辅之臣,今因卧病,一旦遣归,众人失望,都说傅氏贤人,因论议不合于傅太后所以被撤消官职,众同僚没有不替国家遗憾的。忠臣是社稷的卫士,傅喜立于朝,这是陛下的光荣,傅氏废兴的关键。汉哀帝自己也很重视他。建平元年,就调任师丹为大司空,而任命傅喜为大司马,封爵高武侯。

出生地:河内温县

是时,郡国地震,民讹言行筹,明年正月朔日蚀,上乃征孔光,免孙宠、息夫躬,罢侍中诸曹黄门郎数十人。宣复上书言:

贬官回家

官 职:大司马

陛下父事天,母事也,子养黎民,即位已来,父亏明,母震动,子讹言相惊恐。今日蚀于三始,诚可畏惧。小民正月朔日尚恐毁败器物,何况于日亏乎!陛下深内自责,避正殿,举直言,求过失,罢退外亲及旁仄素餐之人,征拜孔光为光禄大夫,发觉孙宠、息夫躬过恶,免官遣就国,众庶歙然,莫不说喜。天人同心,人心说则天意解矣。乃二月丙戌,白虹虷日,连阴不雨,此天有忧结未解,民有怨望未塞者也。

汉哀帝母亲丁氏家族和祖母傅氏家族都很骄奢,嫉妒傅喜的恭谨节俭。傅太后想取得尊号,与汉成帝母亲王政君一样称太皇太后,傅喜与丞相孔光、大司空师丹共持正义,坚决不同意。傅太后大怒,汉哀帝不得已,先免去师丹的大司空职位,来触动傅喜的感情,傅喜仍不顺从。数月后汉哀帝就下策书免去傅喜官职说:“君辅政出入三年,没有明显地匡正朕的不到之处,而本朝大臣成其奸心,过错由君而生。还是交上大司马印绶回家吧。”傅太后又自己下诏丞相、御史说:“高武侯傅喜无功而封官晋爵,心怀不忠,附和下面欺骗上面,与原大司空师丹同心背叛,放弃教令毁其族类,亏损德化,罪恶虽在赦前,但不宜侍奉朝请,还是遣送到封地去。”后来傅太后又想削夺傅喜的爵位,但汉哀帝没有同意。

www.lishixinzhi.com 傅喜——汉哀帝刘欣祖母傅太后的堂弟

侍中驸马都尉董贤本无葭莩之亲,但以令色谀言自进,赏赐亡度,竭尽府藏,并合三第尚以为小,复坏暴室。贤父子坐使天子使者将作治第,行夜吏卒皆得赏赐。上冢有会,辄太官为供。海内贡献当养一君,今反尽之贤家,岂天意与民意耶!天不可久负,厚之如此,反所以害之也。诚欲哀贤,宜为谢过天地,解仇海内,免遣就国,收乘舆器物,还之县官。如此,可以父子终其性命;不者,海内之所仇,未有得久安者也。

高寿而终

入朝为官

孙宠、息夫躬不宜居国,可皆免以视天下。复征何武、师丹、彭宣、傅喜,旷然使民易视,以应天心,建立大政,以兴太平之端。

元寿二年,傅喜已在封地居住三年多,当时汉哀帝去世,汉哀帝的堂弟中山王刘衎即位,是为汉平帝,并由王莽把持朝政,王莽免去傅氏族人的官爵,遣送回原籍,傅晏带着妻子儿女迁到合浦。王莽以太皇太后王政君名义下诏说:“高武侯傅喜资质端正,论议忠直,虽与原傅太后有亲,终不听其旨意不随从邪伪,耿直守节,因为这个原故被斥逐到封地。经传不是说吗?‘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还是让傅喜回长安,把原高安侯幕府赐与傅喜,赐位特进在三公之下,侍奉朝请。”傅喜虽格外被褒赏,但孤立忧惧,后来还是迁到封地,以高寿而终。王莽赐谥号为贞侯。

傅喜年少时好学问,有志气。绥和元年,汉成帝刘骜因无子,所以立侄子定陶王刘欣为太子
,并选用傅喜担任太子庶子。绥和二年,汉成帝去世,太子刘欣即位,是为汉哀帝,任命傅喜为卫尉,后升任为右将军。

高门去省户数十步,求见出入,二年未省,欲使海濒仄陋自通,远矣!愿赐数刻之间,极竭毣々之思,退入三泉,死亡所恨。

傅喜历史评价

得到重用

上感大异,纳宣言,征何武、彭宣,旬月皆复为三公。拜宣为司隶。时,哀帝改司隶校尉但为司隶,官比司直。

何武、唐林:“喜行义修洁,忠诚忧国,内辅之臣也”

汉哀帝即位不久,太皇太后王政君便指使大司马王莽辞官回家,以避开傅太后的锋芒。王莽是当时众望所归的首辅大臣,他的离去让朝臣们感觉一下子没有了主心骨,于是便纷纷把希望寄托在傅喜身上。傅喜的堂弟孔乡侯傅晏与他亲近,而且女儿是汉哀帝的皇后。汉哀帝的舅父阳安侯丁明,都因外戚身份封爵。傅喜持谦谨常称病,傅太后开始参与政事,傅喜多次规劝她,从此傅太后不要傅喜辅政。汉哀帝便用左将军师丹代替王莽担任大司马,赐傅喜黄金百斤,交回将军印绶,以光禄大夫的身份回家养病。

丞相孔光四时行园陵,官属以令行驰道中,宣出逢之,使吏钩止丞相掾史,没入其车马,摧辱宰相。事下御史,中丞、侍御史至司隶官,欲捕从事,闭门不肯内。宣坐距闭使者,亡人臣礼,大不敬,不道,下廷尉狱。博士弟子济南王咸举幡太学下,曰:“欲救鲍司隶者会此下。”诸生会者千余人。朝日,遮丞相孔光自言,丞相车不得行,又守阙上书。上遂抵宣罪减死一等,髡钳。宣既被刑,乃徙之上党,以为其地宜田牧,又少豪俊,易长雄,遂家于长子。

傅太后:“高武侯喜无功而封,内怀不忠,附下罔上,与故大司空丹同心背畔,放命圮族,亏损德化”

大司空何武、尚书令唐林都上书汉哀帝,说傅喜行为符合礼仪廉洁,忠诚忧国,是内辅之臣,今因卧病,一旦遣归,众人失望,都说傅氏贤人,因论议不合于傅太后所以被撤消官职,众同僚没有不替国家遗憾的。忠臣是社稷的卫士,傅喜立于朝,这是陛下的光荣,傅氏废兴的关键。汉哀帝自己也很重视他。建平元年,就调任师丹为大司空,而任命傅喜为大司马,封爵高武侯。

平帝即位,王莽秉政,阴有篡国之心,乃风州郡以罪法案诛诸豪桀,及汉忠直臣不附己者,宣及何武等皆死。时,名捕陇西辛兴,兴与宣女婿许绀俱过宣,一饭去,宣不知情,坐系狱,自杀。

王莽:“高武侯喜姿性端悫,论议忠直。虽与故定陶太后有属,终不顺指从邪,介然守节,以故斥逐就国。”

贬官回家

自成帝至王莽时,清名之士,琅邪又有纪逡王思,齐则薛方子容,太原则郇越臣仲、郇相稚宾,沛郡则唐林子高、唐尊伯高,皆以明经饬行显名于世。

班固《汉书》:①“少好学问,有志行。”;②“傅会善意,虽宿儒达士无以加焉。及其历房闼,入卧内,推至诚,犯颜色,动寤万乘,转移大谋,卒成太子,安母后之位。“无言不雠”,终获忠贞之报。傅喜守节不倾,亦蒙后凋之赏。哀、平际会,祸福速哉!”

汉哀帝母亲丁氏家族和祖母傅氏家族都很骄奢,嫉妒傅喜的恭谨节俭。傅太后想取得尊号,与汉成帝母亲王政君一样称太皇太后,傅喜与丞相孔光、大司空师丹共持正义,坚决不同意。傅太后大怒,汉哀帝不得已,先免去师丹的大司空职位,来触动傅喜的感情,傅喜仍不顺从。数月后汉哀帝就下策书免去傅喜官职说:“君辅政出入三年,没有明显地匡正朕的不到之处,而本朝大臣成其奸心,过错由君而生。还是交上大司马印绶回家吧。”傅太后又自己下诏丞相、御史说:“高武侯傅喜无功而封官晋爵,心怀不忠,附和下面欺骗上面,与原大司空师丹同心背叛,放弃教令毁其族类,亏损德化,罪恶虽在赦前,但不宜侍奉朝请,还是遣送到封地去。”后来傅太后又想削夺傅喜的爵位,但汉哀帝没有同意。

纪逡、两唐皆仕王莽,封侯贵重,历公卿位。唐林数上疏谏正,有忠直节。唐尊衣敝履空,以瓦器饮食,又以历遗公卿,被虚伪名。

傅喜史籍记载

高寿而终

郇越,同族昆弟也,并举州郡孝廉、茂材,数病,去官。越散其先人訾千余万,以分施九族州里,志节尤高。相王莽时征为太子四友,病死,莽太子遣使裞以衣衾,其子攀棺不听,曰:“死父遗言,师友之送勿有所受,今于皇太子得托友官,故不受也。”京师称之。

《汉书·卷八十二·王商史丹傅喜传第五十二》

元寿二年,傅喜已在封地居住三年多,当时汉哀帝去世,汉哀帝的堂弟中山王刘衎即位,是为汉平帝,并由王莽把持朝政,王莽免去傅氏族人的官爵,遣送回原籍,傅晏带着妻子儿女迁到合浦。王莽以太皇太后王政君名义下诏说:“高武侯傅喜资质端正,论议忠直,虽与原傅太后有亲,终不听其旨意不随从邪伪,耿直守节,因为这个原故被斥逐到封地。经传不是说吗?‘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还是让傅喜回长安,把原高安侯幕府赐与傅喜,赐位特进在三公之下,侍奉朝请。”傅喜虽格外被褒赏,但孤立忧惧,后来还是迁到封地,以高寿而终。王莽赐谥号为贞侯。

薛方尝为郡掾祭酒,尝征不至,及莽以安车迎方,方因使者辞谢曰:“尧、舜在上,下有巢由,今明主方隆唐、虞之德,小臣欲守箕山之节也。”使者以闻,莽说其言,不强致。方居家以经教授,喜属文,著诗赋数十篇。

始隃麋郭钦,哀帝时为丞相司直,奏免豫州牧鲍宣、京兆尹薛修等,又奏董贤,左迁卢奴令,平帝时迁南郡太守。而杜陵蒋诩元卿为兗州刺史,亦以廉直为名。王莽居摄,钦、诩皆以病免官,归乡里,卧不出户,卒于家。

齐栗融客卿、北海禽庆子夏、苏章游卿、山阳曹竟子期皆儒生,去官不仕于莽。莽死,汉更始征竟以为丞相,封侯,欲视致贤人,销寇贼。竟不受侯爵。会赤眉人长安,欲降竟,竟手剑格死。

世祖即位,征薛方,道病卒。两龚、鲍宣子孙皆见褒表,至大官。

赞曰:《易》称“君子之道也,或出或处,或默或语”,言其各得道之一节,譬诸草木,区以别矣。故曰山林之士往而不能反,朝廷之士入而不能出,二者各有所短。春秋列国卿大夫及至汉兴将相名臣,怀禄耽宠以失其世者多矣!是故清节之士于是为贵。然大率多能自治而不能治人。王、贡之材,优于龚、鲍。守死善道,胜实蹈焉。贞而不谅,薛方近之。郭钦、蒋诩好遁不污,绝纪、唐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