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 1

卷三百四十一 卷341_1 「符读书城南」韩愈
木之就规矩,在梓匠轮舆。人之能为人,由腹有诗书。
诗书勤乃有,不勤腹空虚。欲知学之力,贤愚同一初。
由其不能学,所入遂异闾。两家各生子,提孩巧相如。
少长聚嬉戏,不殊同队鱼。年至十二三,头角稍相疏。
二十渐乖张,清沟映污渠。三十骨骼成,乃一龙一猪。
飞黄腾踏去,不能顾蟾蜍。一为马前卒,鞭背生虫蛆。
一为公与相,潭潭府中居。问之何因尔,学与不学欤。
金璧虽重宝,费用难贮储。学问藏之身,身在则有馀。
君子与小人,不系父母且。不见公与相,起身自犁鉏.
不见三公后,寒饥出无驴。文章岂不贵,经训乃菑畲。
潢潦无根源,朝满夕已除。人不通古今,马牛而襟裾。
行身陷不义,况望多名誉。时秋积雨霁,新凉入郊墟。
灯火稍可亲,简编可卷舒。岂不旦夕念,为尔惜居诸。
恩义有相夺,作诗劝踌躇。 卷341_2 「示爽」韩愈
宣城去京国,里数逾三千。念汝欲别我,解装具盘筵。
日昏不能散,起坐相引牵。冬夜岂不长,达旦灯烛然。
座中悉亲故,谁肯舍汝眠。念汝将一身,西来曾几年。
名科掩众俊,州考居吏前。今从府公召,府公又时贤。
时辈千百人,孰不谓汝妍。汝来江南近,里闾故依然。
昔日同戏儿,看汝立路边。人生但如此,其实亦可怜。
吾老世味薄,因循致留连。强颜班行内,何实非罪愆。
才短难自力,惧终莫洗湔。临分不汝诳,有路即归田。 卷341_3
「人日城南登高」韩愈 初正候才兆,涉七气已弄。霭霭野浮阳,晖晖水披冻。
圣朝身不废,佳节古所用。亲交既许来,子妷亦可从。
盘蔬冬春杂,尊酒清浊共。令征前事为,觞咏新诗送。
扶杖凌圮阯,刺船犯枯葑。恋池群鸭回,释峤孤云纵。
人生本坦荡,谁使妄倥偬。直指桃李阑,幽寻宁止重。 卷341_4 「病鸱」韩愈
屋东恶水沟,有鸱堕鸣悲。青泥掩两翅,拍拍不得离。
君童叫相召,瓦砾争先之。计校生平事,杀却理亦宜。
夺攘不愧耻,饱满盘天嬉。晴日占光景,高风恣追随。
遂凌鸾凤群,肯顾鸿鹄卑。今者命运穷,遭逢巧丸儿。
中汝要害处,汝能不得施。于吾乃何有,不忍乘其危。
丐汝将死命,浴以清水池。朝餐辍鱼肉,暝宿防狐狸。
自知无以致,蒙德久犹疑。饱入深竹丛,饥来傍阶基。
亮无责报心,固以听所为。昨日有气力,飞跳弄藩篱。
今晨忽径去,曾不报我知。侥幸非汝福,天衢汝休窥。
京城事弹射,竖子不易欺。勿讳泥坑辱,泥坑乃良规。 卷341_5 「华山女」韩愈
街东街西讲佛经,撞钟吹螺闹宫庭。广张罪福资诱胁,
听众狎恰排浮萍。黄衣道士亦讲说,座下寥落如明星。
华山女儿家奉道,欲驱异教归仙灵。洗妆拭面着冠帔,
白咽红颊长眉青。遂来升座演真诀,观门不许人开扃。
不知谁人暗相报,訇然振动如雷霆。扫除众寺人迹绝,
骅骝塞路连辎輧。观中人满坐观外,后至无地无由听。
抽簪脱钏解环佩,堆金叠玉光青荧。天门贵人传诏召,
六宫愿识师颜形。玉皇颔首许归去,乘龙驾鹤来青冥。
豪家少年岂知道,来绕百匝脚不停。云窗雾阁事恍惚,
重重翠幕深金屏。仙梯难攀俗缘重,浪凭青鸟通丁宁。 卷341_6
「读皇甫湜公安园池诗书其后二首」韩愈
晋人目二子,其犹吹一吷。区区自其下,顾肯挂牙舌。
春秋书王法,不诛其人身。尔雅注虫鱼,定非磊落人。
湜也困公安,不自闲穷年。枉智思掎摭,
粪壤污秽岂有臧。诚不如两忘,但以一概量。
我有一池水,蒲苇生其间。虫鱼沸相嚼,日夜不得闲。
我初往观之,其后益不观。观之乱我意,不如不观完。
用将济诸人,舍得业孔颜。百年讵几时,君子不可闲。 卷341_7 「路傍堠」韩愈
堆堆路傍堠,一双复一只。迎我出秦关,送我入楚泽。
千以高山遮,万以远水隔。吾君勤听治,照与日月敌。
臣愚幸可哀,臣罪庶可释。何当迎送归,缘路高历历。 卷341_8
「食曲河驿」韩愈 晨及曲河驿,凄然自伤情。群乌巢庭树,乳燕飞檐楹。
而我抱重罪,孑孑万里程。亲戚顿乖角,图史弃纵横。
下负明义重,上孤朝命荣。杀身谅无补,何用答生成。 卷341_9 「过南阳」韩愈
南阳郭门外,桑下麦青青。行子去未已,春鸠鸣不停。
秦商邈既远,湖海浩将经。孰忍生以戚,吾其寄馀龄。 卷341_10 「泷吏」韩愈
南行逾六旬,始下昌乐泷。险恶不可状,船石相舂撞。
往问泷头吏,潮州尚几里。行当何时到,土风复何似。
泷吏垂手笑,官何问之愚。譬官居京邑,何由知东吴。
东吴游宦乡,官知自有由。潮州底处所,有罪乃窜流。
侬幸无负犯,何由到而知。官今行自到,那遽妄问为。
不虞卒见困,汗出愧且骇。吏曰聊戏官,侬尝使往罢。
岭南大抵同,官去道苦辽。下此三千里,有州始名潮。
恶溪瘴毒聚,雷电常汹汹。鳄鱼大于船,牙眼怖杀侬。
州南数十里,有海无天地。飓风有时作,掀簸真差事。
圣人于天下,于物无不容。比闻此州囚,亦在生还侬。
官无嫌此州,固罪人所徙。官当明时来,事不待说委。
官不自谨慎,宜即引分往。胡为此水边,神色久戃慌。
bd大瓶罂小,所任自有宜。官何不自量,满溢以取斯。
工农虽小人,事业各有守。不知官在朝,有益国家不。
得无虱其间,不武亦不文。仁义饬其躬,巧奸败群伦。
叩头谢吏言,始惭今更羞。历官二十馀,国恩并未酬。
凡吏之所诃,嗟实颇有之。不即金木诛,敢不识恩私。
潮州虽云远,虽恶不可过。于身实已多,敢不持自贺。 卷341_11
「赠别元十八协律六首」韩愈
知识久去眼,吾行其既远。瞢瞢莫訾省,默默但寝饭。
子兮何为者,冠珮立宪宪。何氏之从学,兰蕙已满畹。
于何玩其光,以至岁向晚。治惟尚和同,无俟于謇謇。
或师绝学贤,不以艺自挽。子兮独如何,能自媚婉娩。
金石出声音,宫室发关楗。何人识章甫,而知骏蹄踠.
惜乎吾无居,不得留息偃。临当背面时,裁诗示缱绻。
英英桂林伯,实惟文武特。远劳从事贤,来吊逐臣色。
南裔多山海,道里屡纡直。风波无程期,所忧动不测。
子行诚艰难,我去未穷极。临别且何言,有泪不可拭。
吾友柳子厚,其人艺且贤。吾未识子时,已览赠子篇。
寤寐想风采,于今已三年。不意流窜路,旬日同食眠。
所闻昔已多,所得今过前。如何又须别,使我抱悁悁。
势要情所重,排斥则埃尘。骨肉未免然,又况四海人。
嶷嶷桂林伯,矫矫义勇身。生平所未识,待我逾交亲。
遗我数幅书,继以药物珍。药物防瘴疠,书劝养形神。
不知四罪地,岂有再起辰。穷途致感激,肝胆还轮囷。
读书患不多,思义患不明。患足已不学,既学患不行。
子今四美具,实大华亦荣。王官不可阙,未宜后诸生。
嗟我摈南海,无由助飞鸣。
寄书龙城守,君骥何时秣。峡山逢飓风,雷电助撞捽。
乘潮簸扶胥,近岸指一发。两岩虽云牢,水石互飞发。
屯门虽云高,亦映波浪没。余罪不足惜,子生未宜忽。
胡为不忍别,感谢情至骨。 卷341_12 「初南食贻元十八协律」韩愈
鲎实如惠文,骨眼相负行。蚝相黏为山,百十各自生。
蒲鱼尾如蛇,口眼不相营。蛤即是虾蟆,同实浪异名。
章举马甲柱,斗以怪自呈。其馀数十种,莫不可叹惊。
我来御魑魅,自宜味南烹。调以咸与酸,芼以椒与橙。
腥臊始发越,咀吞面汗骍.惟蛇旧所识,实惮口眼狞。
开笼听其去,郁屈尚不平。卖尔非我罪,不屠岂非情。
不祈灵珠报,幸无嫌怨并。聊歌以记之,又以告同行。 卷341_13
「宿曾江口示侄孙湘二首」韩愈
云昏水奔流,天水漭相围。三江灭无口,其谁识涯圻。
暮宿投民村,高处水半扉。犬鸡俱上屋,不复走与飞。
篙舟入其家,暝闻屋中唏。问知岁常然,哀此为生微。
海风吹寒晴,波扬众星辉。仰视北斗高,不知路所归。
舟行忘故道,屈曲高林间。林间无所有,奔流但潺潺。
嗟我亦拙谋,致身落南蛮。茫然失所诣,无路何能还。 卷341_14
「答柳柳州食虾蟆」韩愈 虾蟆虽水居,水特变形貌。强号为蛙哈,于实无所校。
虽然两股长,其奈脊皴疱。跳踯虽云高,意不离泞淖。
鸣声相呼和,无理只取闹。周公所不堪,洒灰垂典教。
我弃愁海滨,恒愿眠不觉。叵堪朋类多,沸耳作惊爆。
端能败笙磬,仍工乱学校。虽蒙勾践礼,竟不闻报效。
大战元鼎年,孰强孰败桡。居然当鼎味,岂不辱钓罩。
余初不下喉,近亦能稍稍。常惧染蛮夷,失平生好乐。
而君复何为,甘食比豢豹。猎较务同俗,全身斯为孝。
哀哉思虑深,未见许回棹。 卷341_15 「别赵子」韩愈
我迁于揭阳,君先揭阳居。揭阳去京华,其里万有馀。
不谓小郭中,有子可与娱。心平而行高,两通诗与书。
婆娑海水南,簸弄明月珠。及我迁宜春,意欲携以俱。
摆头笑且言,我岂不足欤。又奚为于北,往来以纷如。
海中诸山中,幽子颇不无。相期风涛观,已久不可渝。
又尝疑龙虾,果谁雄牙须。蚌蠃鱼鳖虫,瞿瞿以狙狙。
识一已忘十,大同细自殊。欲一穷究之,时岁屡谢除。
今子南且北,岂非亦有图。人心未尝同,不可一理区。
宜各从所务,未用相贤愚。 卷341_16 「除官赴阙至江州寄鄂岳李大夫」韩愈
盆城去鄂渚,风便一日耳。不枉故人书,无因帆江水。
故人辞礼闱,旌节镇江圻。而我窜逐者,龙钟初得归。
别来已三岁,望望长迢递。咫尺不相闻,平生那可计。
我齿落且尽,君鬓白几何。年皆过半百,来日苦无多。
少年乐新知,衰暮思故友。譬如亲骨肉,宁免相可不。
我昔实愚蠢,不能降色辞。子犯亦有言,臣犹自知之。
公其务贳过,我亦请改事。桑榆倘可收,愿寄相思字。 卷341_17
「南山有高树行赠李宗闵」韩愈
南山有高树,花叶何衰衰。上有凤凰巢,凤凰乳且栖。
四旁多长枝,群鸟所托依。黄鹄据其高,众鸟接其卑。
不知何山鸟,羽毛有光辉。飞飞择所处,正得众所希。
上承凤凰恩,自期永不衰。中与黄鹄群,不自隐其私。
下视众鸟群,汝徒竟何为。不知挟丸子,心默有所规。
弹汝枝叶间,汝翅不觉摧。或言由黄鹄,黄鹄岂有之。
慎勿猜众鸟,众鸟不足猜。无人语凤凰,汝屈安得知。
黄鹄得汝去,婆娑弄毛衣。前汝下视鸟,各议汝瑕疵。
汝岂无朋匹,有口莫肯开。汝落蒿艾间,几时复能飞。
哀哀故山友,中夜思汝悲。路远翅翎短,不得持汝归。 卷341_18
「猛虎行」韩愈 猛虎虽云恶,亦各有匹侪。群行深谷间,百兽望风低。
身食黄熊父,子食赤豹麛。择肉于熊豹,肯视兔与狸。
正昼当谷眠,眼有百步威。自矜无当对,气性纵以乖。
朝怒杀其子,暮还食其妃。匹侪四散走,猛虎还孤栖。
狐鸣门两旁,乌鹊从噪之。出逐猴入居,虎不知所归。
谁云猛虎恶,中路正悲啼。豹来衔其尾,熊来攫其颐。
猛虎死不辞,但惭前所为。虎坐无助死,况如汝细微。
故当结以信,亲当结以私。亲故且不保,人谁信汝为。

祭十二郎文,这篇是韩愈为侄子韩老成所写的祭文,历代评文家都说写得好。可谓“字字是血,字字是泪”,为“祭文中千年绝调”,即使赞得过分,也不能不承认它是一篇好祭文。好就好在感情真挚,语不惊人,却能打动人心,这既是一篇祭文也是一篇韩愈关于侄子十二郎韩老成的回忆录。

卷三百四十二 卷342_1 「雪后寄崔二十六丞公」韩愈
蓝田十月雪塞关,我兴南望愁群山。攒天嵬嵬冻相映,
君乃寄命于其间。秩卑俸薄食口众,岂有酒食开容颜。
殿前群公赐食罢,骅骝蹋路骄且闲。称多量少鉴裁密,
岂念幽桂遗榛菅。几欲犯严出荐口,气象硉兀未可攀。
归来殒涕掩关卧,心之纷乱谁能删。诗翁憔悴劚荒棘,
清玉刻佩联玦环。脑脂遮眼卧壮士,大弨挂壁无由弯。
乾坤惠施万物遂,独于数子怀偏悭。朝欷暮唶不可解, 我心安得如石顽。
卷342_2 「送僧澄观」韩愈
浮屠西来何施为,扰扰四海争奔驰。构楼架阁切星汉,
夸雄斗丽止者谁。僧伽后出淮泗上,势到众佛尤恢奇。
越商胡贾脱身罪,珪璧满船宁计资。清淮无波平如席,
栏柱倾扶半天赤。火烧水转扫地空,突兀便高三百尺。
影沈潭底龙惊遁,当昼无云跨虚碧。借问经营本何人,
道人澄观名籍籍。愈昔从军大梁下,往来满屋贤豪者。
皆言澄观虽僧徒,公才吏用当今无。后从徐州辟书至,
纷纷过客何由记。人言澄观乃诗人,一座竞吟诗句新。
向风长叹不可见,我欲收敛加冠巾。洛阳穷秋厌穷独,
丁丁啄门疑啄木。有僧来访呼使前,伏犀插脑高颊权。
惜哉已老无所及,坐睨神骨空潸然。临淮太守初到郡,
远遣州民送音问。好奇赏俊直难逢,去去为致思从容。 卷342_3
「山南郑相公樊员外酬答为诗…樊封以示愈依赋十四韵以献」韩愈
梁维西南屏,山厉水刻屈。禀生肖剿刚,难谐在民物。
荥公鼎轴老,享斡力健倔。帝咨女予往,牙纛前岔坲.
威风挟惠气,盖壤两劘拂。茫漫华黑间,指画变恍欻.
诚既富而美,章汇霍炳蔚。日延讲大训,龟判错衮黻。
樊子坐宾署,演孔刮老佛。金舂撼玉应,厥臭剧蕙郁。
遗我一言重,跽受惕斋栗。辞悭义卓阔,呀豁疚掊掘。
如新去耵聍,雷霆逼飓f2.缀此岂为训,俚言绍庄屈。 卷342_【永利皇宫】韩愈的诗 。4
「奉和武相公镇蜀时咏使宅韦太尉所养孔雀」韩愈
穆穆鸾凤友,何年来止兹。飘零失故态,隔绝抱长思。
翠角高独耸,金华焕相差。坐蒙恩顾重,毕命守阶墀。 卷342_5
「感春三首」韩愈 偶坐藤树下,暮春下旬间。藤阴已可庇,落蕊还漫漫。
亹亹新叶大,珑珑晚花乾。青天高寥寥,两蝶飞翻翻。
时节适当尔,怀悲自无端。
黄黄芜菁花,桃李事已退。狂风簸枯榆,狼藉九衢内。
春序一如此,汝颜安足赖。谁能驾飞车,相从观海外。
晨游百花林,朱朱兼白白。柳枝弱而细,悬树垂百尺。
左右同来人,金紫贵显剧。娇童为我歌,哀响跨筝笛。
艳姬蹋筵舞,清眸刺剑戟。心怀平生友,莫一在燕席。
死者长眇芒,生者困乖隔。少年真可喜,老大百无益。 卷342_6
「早赴街西行香赠卢李二中舍人」韩愈
天街东西异,祗命遂成游。月明御沟晓,蝉吟堤树秋。
老僧情不薄,僻寺境还幽。寂寥二三子,归骑得相收。 卷342_7
「晚寄张十八助教周郎博士(张籍、周况也)」韩愈
日薄风景旷,出归偃前檐。晴云如擘絮,新月似磨镰。
田野兴偶动,衣冠情久厌。吾生可携手,叹息岁将淹。 卷342_8
「题张十八所居」韩愈 君居泥沟上,沟浊萍青青。蛙讙桥未扫,蝉嘒门长扃。
名秩后千品,诗文齐六经。端来问奇字,为我讲声形。 卷342_9
「奉酬卢给事云夫四兄曲江荷花行见寄…阁老张十八助教」韩愈
曲江千顷秋波净,平铺红云盖明镜。大明宫中给事归,
走马来看立不正。遗我明珠九十六,寒光映骨睡骊目。
我今官闲得婆娑,问言何处芙蓉多。撑舟昆明度云锦,
脚敲两舷叫吴歌。太白山高三百里,负雪崔嵬插花里。
玉山前却不复来,曲江汀滢水平杯。我时相思不觉一回首,
天门九扇相当开。上界真人足官府, 岂如散仙鞭笞鸾凤终日相追陪。 卷342_10
「奉和钱七兄曹长盆池所植」韩愈
翻翻江浦荷,而今生在此。擢擢菰叶长,芳根复谁徙。
露涵两鲜翠,风荡相磨倚。但取主人知,谁言盆盎是。 卷342_11 「记梦」韩愈
夜梦神官与我言,罗缕道妙角与根。挈携陬维口澜翻,
百二十刻须臾间。我听其言未云足,舍我先度横山腹。
我徒三人共追之,一人前度安不危。我亦平行蹋y槱e,
神完骨蹻脚不掉。侧身上视溪谷盲,杖撞玉版声彭fP.
神官见我开颜笑,前对一人壮非少。石坛坡陀可坐卧,
我手承颏肘拄座。隆楼杰阁磊嵬高,天风飘飘吹我过。
壮非少者哦七言,六字常语一字难。我以指撮白玉丹,
行且咀噍行诘盘。口前截断第二句,绰虐顾我颜不欢。
乃知仙人未贤圣,护短凭愚邀我敬。我能屈曲自世间, 安能从汝巢神山。
卷342_12 「南内朝贺归呈同官」韩愈
薄云蔽秋曦,清雨不成泥。罢贺南内衙,归凉晓凄凄。
绿槐十二街,涣散驰轮蹄。余惟戆书生,孤身无所赍。
三黜竟不去,致官九列齐。岂惟一身荣,佩玉冠簪犀。
滉荡天门高,着籍朝厥妻。文才不如人,行又无町畦。
问之朝廷事,略不知东西。况于经籍深,岂究端与倪。
君恩太山重,不见酬稗稊。所职事无多,又不自提撕。
明庭集孔鸾,曷取于凫鹥.树以松与柏,不宜间蒿藜。
婉娈自媚好,几时不见挤。贪食以忘躯,鲜不调盐醯。
法吏多少年,磨淬出角圭。将举汝愆尤,以为己阶梯。
收身归关东,期不到死迷。 卷342_13 「朝归」韩愈
峨峨进贤冠,耿耿水苍佩。服章岂不好,不与德相对。
顾影听其声,赪颜汗渐背。进乏犬鸡效,又不勇自退。
坐食取其肥,无堪等聋瞶.长风吹天墟,秋日万里晒。 抵暮但昏眠,不成歌慷慨。
卷342_14 「杂诗四首」韩愈
朝蝇不须驱,暮蚊不可拍。蝇蚊满八区,可尽与相格。
得时能几时,与汝恣啖咋。凉风九月到,扫不见踪迹。
鹊鸣声楂楂,乌噪声护护。争斗庭宇间,持身博弹射。
黄鹄能忍饥,两翅久不擘。苍苍云海路,岁晚将无获。
截橑为欂栌,斫楹以为椽。束蒿以代之,小大不相权。
虽无风雨灾,得不覆且颠。解辔弃骐骥,蹇驴鞭使前。
昆仑高万里,岁尽道苦邅。停车卧轮下,绝意于神仙。
雀鸣朝营食,鸠鸣暮觅群。独有知时鹤,虽鸣不缘身。
喑蝉终不鸣,有抱不列陈。蛙黾鸣无谓,閤閤只乱人。 卷342_15
「读东方朔杂事」韩愈
严严王母宫,下维万仙家。噫欠为飘风,濯手大雨沱。
方朔乃竖子,骄不加禁诃。偷入雷电室,輷輘掉狂车。
王母闻以笑,卫官助呀呀。不知万万人,生身埋泥沙。
簸顿五山踣,流漂八维蹉。曰吾儿可憎,奈此狡狯何。
方朔闻不喜,褫身络蛟蛇。瞻相北斗柄,两手自相挼。
群仙急乃言,百犯庸不科。向观睥睨处,事在不可赦。
欲不布露言,外口实喧哗。王母不得已,颜嚬口赍嗟。
颔头可其奏,送以紫玉珂。方朔不惩创,挟恩更矜夸。
诋欺刘天子,正昼溺殿衙。一旦不辞诀,摄身凌苍霞。 卷342_16
「谴疟鬼」韩愈 屑屑水帝魂,谢谢无馀辉。如何不肖子,尚奋疟鬼威。
乘秋作寒热,翁妪所骂讥。求食欧泄间,不知臭秽非。
医师加百毒,熏灌无停机。灸师施艾炷,酷若猎火围。
诅师毒口牙,舌作霹雳飞。符师弄刀笔,丹墨交横挥。
咨汝之胄出,门户何巍巍。祖轩而父顼,未沫于前徽。
不修其操行,贱薄似汝稀。岂不忝厥祖,腼然不知归。
湛湛江水清,归居安汝妃。清波为裳衣,白石为门畿。
呼吸明月光,手掉芙蓉旂。降集随九歌,饮芳而食菲。
赠汝以好辞,咄汝去莫违。 卷342_17 「示儿」韩愈
始我来京师,止携一束书。辛勤三十年,以有此屋庐。
此屋岂为华,于我自有馀。中堂高且新,四时登牢蔬。
前荣馔宾亲,冠婚之所于。庭内无所有,高树八九株。
有藤娄络之,春华夏阴敷。东堂坐见山,云风相吹嘘。
松果连南亭,外有瓜芋区。西偏屋不多,槐榆翳空虚。
山鸟旦夕鸣,有类涧谷居。主妇治北堂,膳服适戚疏。
恩封高平君,子孙从朝裾。开门问谁来,无非卿大夫。
不知官高卑,玉带悬金鱼。问客之所为,峨冠讲唐虞。
酒食罢无为,棋槊以相娱。凡此座中人,十九持钧枢。
又问谁与频,莫与张樊如。来过亦无事,考评道精粗。
跹跹媚学子,墙屏日有徒。以能问不能,其蔽岂可祛。
嗟我不修饰,事与庸人俱。安能坐如此,比肩于朝儒。
诗以示儿曹,其无迷厥初。 卷342_18 「庭楸」韩愈
庭楸止五株,共生十步间。各有藤绕之,上各相钩联。
下叶各垂地,树颠各云连。朝日出其东,我常坐西偏。
夕日在其西,我常坐东边。当昼日在上,我在中央间。
仰视何青青,上不见纤穿。朝暮无日时,我且八九旋。
濯濯晨露香,明珠何联联。夜月来照之,蒨蒨自生烟。
我已自顽钝,重遭五楸牵。客来尚不见,肯到权门前。
权门众所趋,有客动百千。九牛亡一毛,未在多少间。
往既无可顾,不往自可怜。 卷342_19
「玩月喜张十八员外以王六秘书至(王六,王建也)」韩愈
前夕虽十五,月长未满规。君来晤我时,风露渺无涯。
浮云散白石,天宇开青池。孤质不自惮,中天为君施。
玩玩夜遂久,亭亭曙将披。况当今夕圆,又以嘉客随。
惜无酒食乐,但用歌嘲为。 卷342_20
「和李相公摄事南郊,览物兴怀,呈一二知旧」韩愈
灿灿辰角曙,亭亭寒露朝。川原共澄映,云日还浮飘。
上宰严祀事,清途振华镳。圆丘峻且坦,前对南山标。
村树黄复绿,中田稼何饶。顾瞻想岩谷,兴叹倦尘嚣。
惟彼颠瞑者,去公岂不辽。为仁朝自治,用静兵以销。
勿惮吐捉勤,可歌风雨调。圣贤相遇少,功德今宣昭。 卷342_21
「和裴仆射相公假山十一韵」韩愈
公乎真爱山,看山旦连夕。犹嫌山在眼,不得着脚历。
枉语山中人,匄我涧侧石。有来应公须,归必载金帛。
当轩乍骈罗,随势忽开坼。有洞若神剜,有岩类天划。
终朝岩洞间,歌鼓燕宾戚。孰谓衡霍期,近在王侯宅。
傅氏筑已卑,磻溪钓何激。逍遥功德下,不与事相摭。
乐我盛明朝,于焉傲今昔。 卷342_22 「与张十八同效阮步兵一日复一夕」韩愈
一日复一日,一朝复一朝。只见有不如,不见有所超。
食作前日味,事作前日调。不知久不死,悯悯尚谁要。
富贵自絷拘,贫贱亦煎焦。俯仰未得所,一世已解镳。
譬如笼中鹤,六翮无所摇。譬如兔得蹄,安用东西跳。
还看古人书,复举前人瓢。未知所穷竟,且作新诗谣。 卷342_23
「送诸葛觉往随州读书」韩愈
邺侯家多书,插架三万轴。一一悬牙签,新若手未触。
为人强记览,过眼不再读。伟哉群圣文,磊落载其腹。
行年五十馀,出守数已六。京邑有旧庐,不容久食宿。
台阁多官员,无地寄一足。我虽官在朝,气势日局缩。
屡为丞相言,虽恳不见录。送行过浐水,东望不转目。
今子从之游,学问得所欲。入海观龙鱼,矫翮逐黄鹄。
勉为新诗章,月寄三四幅。 卷342_24 「南溪始泛三首」韩愈
榜舟南山下,上上不得返。幽事随去多,孰能量近远。
阴沈过连树,藏昂抵横坂。石粗肆磨砺,波恶厌牵挽。
或倚偏岸渔,竟就平洲饭。点点暮雨飘,梢梢新月偃。
馀年懔无几,休日怆已晚。自是病使然,非由取高蹇。
南溪亦清驶,而无楫与舟。山农惊见之,随我劝不休。
不惟儿童辈,或有杖白头。馈我笼中瓜,劝我此淹留。
我云以病归,此已颇自由。幸有用馀俸,置居在西畴。
囷仓米谷满,未有旦夕忧。上去无得得,下来亦悠悠。
但恐烦里闾,时有缓急投。愿为同社人,鸡豚燕春秋。
足弱不能步,自宜收朝迹。羸形可舆致,佳观安事掷。
即此南坂下,久闻有水石。拖舟入其间,溪流正清激。
随波吾未能,峻濑乍可刺。鹭起若导吾,前飞数十尺。
亭亭柳带沙,团团松冠壁。归时还尽夜,谁谓非事役。

南山有高树行赠李宗闵 作者: 韩愈朝代: 唐体裁: 五古
南山有高树,花叶何衰衰。上有凤凰巢,凤凰乳且栖。
四旁多长枝,群鸟所托依。黄鹄据其高,众鸟接其卑。
不知何山鸟,羽毛有光辉。飞飞择所处,正得众所希。
上承凤凰恩,自期永不衰。中与黄鹄群,不自隐其私。
下视众鸟群,汝徒竟何为。不知挟丸子,心默有所规。
弹汝枝叶间,汝翅不觉摧。或言由黄鹄,黄鹄岂有之。
慎勿猜众鸟,众鸟不足猜。无人语凤凰,汝屈安得知。
黄鹄得汝去,婆娑弄毛衣。前汝下视鸟,各议汝瑕疵。
汝岂无朋匹,有口莫肯开。汝落蒿艾间,几时复能飞。
哀哀故山友,中夜思汝悲。路远翅翎短,不得持汝归。 韩愈所有作品

在我看来韩愈之所以写出这篇旷世祭文犹如“国家不幸诗家幸”一般,是因为他与十二郎的特殊关系密不可分。韩愈在他兄弟一辈中是年纪最小的,在他年幼时,父母便早早的死去,幸有大哥韩会和大嫂对他的抚养,他才得以成人,对他而言长兄如父,长嫂如母。所以韩愈在祭文中写到“吾少孤,及长,不省所怙,唯兄嫂是依”兄嫂对韩愈的恩情,韩愈一生也难以报答完,韩老成正是大哥韩会的儿子,对年少的韩愈而言自己对韩老成的照顾或许是现在对大哥最好的感恩,也许自己长大了才能真正报答大哥对自己的养育之恩,所以从小韩愈与侄子十二郎韩老成的关系极好。

  • 将至韶州先寄张端公使君借图经
  • 初春小雨
  • 晚春
  • 左迁至蓝关侄孙湘
  • 八月十五夜赠张功曹
  • 春雪
  • 山石
  • 石鼓歌
  • 听颖师弹琴
  • 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

可未曾等到韩愈成年,大哥韩会便在韶州刺史的任上病死了。这对于年幼的韩愈与韩老成而言不异于一棵愿意替他们遮风挡雨倒下了,更意味着天下之大而河阳韩氏一脉却只剩下唯二的两个男丁了。韩愈在祭文中写道:中年,兄殁南方。吾与汝俱幼,从嫂归葬河阳,既又与汝就食江南,零丁孤苦,未尝一日相离也。吾上有三兄,皆不幸早世,承先人后者,在孙惟汝,在子惟吾。两世一身,形单影只。嫂尝抚汝指吾而言曰:“韩氏两世,惟此而已”。汝时尤小,当不复记忆;吾时虽能记忆,亦未知其言之悲也。韩愈与韩老成年纪相差并不大,在大哥死去那年,韩愈十一岁,韩老成六岁。艰辛的生活、颠沛流离的经历和一日未曾分别的相聚,使韩愈和韩老成的关系日趋亲密。对韩愈而言,韩老成是他的侄子,也是他对大哥的报恩的途径,更是他的从小的至亲好友。韩愈对他的感情之深已无法用言语表述了。

我来补充解释

相聚总有分别时,在韩愈十九岁那年,韩愈离开了家乡前往长安谋取官职希望能够重新振作家声。这一别便是四年,直到韩愈在长安谋取了一个小官后,韩愈才自觉有了些许颜面可以回到家中探望大嫂和韩老成,这一年韩愈二十三岁,韩老成十八岁。对于双方而言,大家都还年轻,有的是见面的机会。在回家不久后韩愈便又离去了,双方都不知再一次相见会隔了如此之久。四年之后,韩愈在回家乡河阳看望祖坟时,在这里遇见了送大嫂回家安葬的韩老成。双方见面谈论什么,我们现在已经无从得知了,大概能够知晓的或许是韩愈和韩老成深深的落寞和悲伤。十六年前被韩愈视为父亲的大哥离世了,十六年后被韩愈视为母亲的大嫂也走了,现在这苍茫的世间只剩下韩愈和韩老成二人相依为命了。

永利皇宫 2

又过了两年,韩愈在汴州辅佐董丞相,韩老成来探望韩愈,这些年这对聚少离多的叔侄终于在一起住了一段时间,可不久后韩老成希望接妻子一起来居住,这样大家就能永远的聚在一起,所以韩愈很快就答应了韩老成的请求,不想这一别竟成隔世。在韩老成离开后不久,董丞相便去世了,韩愈离开汴州去了徐州,韩老成便没能来成,韩愈到达徐州后,自觉在徐州也只是暂居,不如回到西边(老家河阳)把房子安置好再接韩老成一家过来,毕竟大家都年轻,有的是相聚的时光。这一年韩愈三十岁,韩老成二十五岁。

又过了三年,韩愈在徐州任上突然接到了韩老成的死讯,韩愈对此简直不敢相信,因为他在去年刚托孟郊(唐代著名诗人,韩愈的好友)送信,在信中韩愈提到:吾年未四十,而视茫茫,而发苍苍,而齿牙动摇,念诸父与诸兄,皆康强而早世,如吾之衰者,其能久存乎!吾不可去,汝不肯来,恐旦暮死,而汝抱无涯之戚也。韩愈为自己的年轻早衰之像和家族历来壮年早死的常态而担忧,他丝毫不为韩老成而忧虑,因为从现状来看只会韩愈先于韩老成死去,韩愈只害怕因韩老成不肯来见自己,以至自己死之时,韩老成不在自己身边导致韩老成的无限悲伤。万万没想到,韩老成竟先离自己而去,更令韩愈感到悲伤的是,他除了没能在韩老成身边陪他走过人生最后一段时间,竟连他何日死都不得而知,因为关于韩老成的死期,仆人和孟郊的使者都没有去问,导致韩愈对于韩老成何日死都未曾知。

在根据孟郊后来的回信中的所谓韩老成的死后七日之际,韩愈终于写出了这一篇《祭十二郎文》,在祭文中,韩愈还写道自己会好好的抚养他和自己的孩子等他们都有所归宿后,此生便罢了。韩老成走了,虽然他留下了他的妻儿子女,但他们终不是韩老成,世间再无对韩愈关心至深,了解至切之人了。

天地苍茫,只留余一人!


祭十二郎文

年、月、日,季父愈闻汝丧之七日,乃能衔哀致诚,使建中远具时羞之奠,告汝十二郎之灵:

呜呼!吾少孤,及长,不省所怙,惟兄嫂是依。中年,兄殁南方,吾与汝俱幼,从嫂归葬河阳。既又与汝就食江南。零丁孤苦,未尝一日相离也。吾上有三兄,皆不幸早世。承先人后者,在孙惟汝,在子惟吾。两世一身,形单影只。嫂尝抚汝指吾而言曰:“韩氏两世,惟此而已!”汝时尤小,当不复记忆。吾时虽能记忆,亦未知其言之悲也。

吾年十九,始来京城。其后四年,而归视汝。又四年,吾往河阳省坟墓,遇汝从嫂丧来葬。又二年,吾佐董丞相于汴州,汝来省吾。止一岁,请归取其孥。明年,丞相薨。吾去汴州,汝不果来。是年,吾佐戎徐州,使取汝者始行,吾又罢去,汝又不果来。吾念汝从于东,东亦客也,不可以久;图久远者,莫如西归,将成家而致汝。呜呼!孰谓汝遽去吾而殁乎!吾与汝俱少年,以为虽暂相别,终当久相与处。故舍汝而旅食京师,以求斗斛之禄。诚知其如此,虽万乘之公相,吾不以一日辍汝而就也。

去年,孟东野往。吾书与汝曰:“吾年未四十,而视茫茫,而发苍苍,而齿牙动摇。念诸父与诸兄,皆康强而早世。如吾之衰者,其能久存乎?吾不可去,汝不肯来,恐旦暮死,而汝抱无涯之戚也!”孰谓少者殁而长者存,强者夭而病者全乎!

呜呼!其信然邪?其梦邪?其传之非其真邪?信也,吾兄之盛德而夭其嗣乎?汝之纯明而不克蒙其泽乎?少者、强者而夭殁,长者、衰者而存全乎?未可以为信也。梦也,传之非其真也,东野之书,耿兰之报,何为而在吾侧也?呜呼!其信然矣!吾兄之盛德而夭其嗣矣!汝之纯明宜业其家者,不克蒙其泽矣!所谓天者诚难测,而神者诚难明矣!所谓理者不可推,而寿者不可知矣!

虽然,吾自今年来,苍苍者或化而为白矣,动摇者或脱而落矣。毛血日益衰,志气日益微,几何不从汝而死也。死而有知,其几何离;其无知,悲不几时,而不悲者无穷期矣。

汝之子始十岁,吾之子始五岁。少而强者不可保,如此孩提者,又可冀其成立邪?呜呼哀哉!呜呼哀哉!

汝去年书云:“比得软脚病,往往而剧。”吾曰:“是疾也,江南之人,常常有之。”未始以为忧也。呜呼!
其竟以此而殒其生乎?抑别有疾而至斯极乎?

汝之书,六月十七日也。东野云,汝殁以六月二日;耿兰之报无月日。盖东野之使者,不知问家人以月日;如耿兰之报,不知当言月日。东野与吾书,乃问使者,使者妄称以应之乎。其然乎?其不然乎?

今吾使建中祭汝,吊汝之孤与汝之乳母。彼有食,可守以待终丧,则待终丧而取以来;如不能守以终丧,则遂取以来。其余奴婢,并令守汝丧。吾力能改葬,终葬汝于先人之兆,然后惟其所愿。

呜呼!汝病吾不知时,汝殁吾不知日,生不能相养于共居,殁不得抚汝以尽哀,敛不凭其棺,窆不临其穴。吾行负神明,而使汝夭;不孝不慈,而不能与汝相养以生,相守以死。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生而影不与吾形相依,死而魂不与吾梦相接。吾实为之,其又何尤!彼苍者天,曷其有极!自今已往,吾其无意于人世矣!当求数顷之田于伊颍之上,以待余年,教吾子与汝子,幸其成;长吾女与汝女,待其嫁,如此而已。

呜呼,言有穷而情不可终,汝其知也邪?其不知也邪?呜呼哀哉!尚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