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在甲午海战时期,离沿海地区的前线很远,离外部世界的文明也很远,唯一可称道的就是坚守着中华传统文明的精神血脉。而日本对陕西并不陌生,甚至还很崇拜,因为早在隋唐时期日本就大量选派遣唐使和遣唐僧来到长安,向华人学习文字、诗歌、茶道、工艺等各种优秀文化。在日本人的心目中,以陕西为中心的唐文化代表着中国的实力。

张学良杨虎城在西安建立全国抗战联盟的文化意义

图片 1张学良杨虎城蒋介石
1936年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爆发,张学良与杨虎城“兵谏”蒋介石要求其抗日。西安事变后蒋介石停止了”安内攘外“政策,迫使国民政府进行国共第二次合作,建立了苏联所期望的抗日统一战线。
谁发动了西安事变,为什么? 西安事变的发动者是张学良和杨虎城将军。
根据张学良後来自己的说法,其兵谏的最主要原因:
蒋中正坚决拒绝统一战线的提议,继续「先安内後攘外」的路线,继续对日采取「不抵抗政策」,而完全不顾当时东北领土的沦陷,而张学良认为应该立刻停止「中国人杀中国人」的政策,枪口应该一致对外。
当时东北军的将士早已厌倦内战,受到学生请愿的激励,爱国主义情绪高涨,更加希望抗日收回东北失地,回归故土,完全没有继续内战的意愿;
当时蒋中正决定武力方式镇压去西安请愿的大学生,张学良为学生求情,但被蒋中正拒绝,蒋中正坚持要用机关枪来镇压请愿学生,蒋中正的这个答覆激怒了张学良,为保请愿爱国学生的生命安全,令张学良认为兵谏必须立刻执行。
重获自由以後,张学良曾经表示,当时的东北军已经成为他的包袱,他想要麼带著东北军去抗日,回到东北,要麼要蒋中正调他去做别的官职。但蒋中正却坚决要他剿共。
西安事变的历史意义
西安事变及其和平解决在中国社会发展中占有重要的历史地位,为中国社会的发展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它的发生及和平解决,基本结束了长达十年的内战,开始了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一致抗日的新阶段,促成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极大地鼓舞了中国人民的抗日热情,奠定了全民族抗战的基础,成为由国内战争走向抗日民族战争的转折点,成为时局转换的枢纽。
它是中国社会矛盾变化的转折点,中日民族矛盾成为中国社会主要矛盾,中国提前与日本进入战争状态。是中国由内战到抗战的转折点,是中国由分裂到统一的转折点,是中国社会政治由专制到逐步民主的转折点。由这一系列转折,奠定了抗日战争胜利的基础。同时,中国共产党获得了合法生存与喘息休整、壮大的机会,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人民的革命力量开辟了发展壮大的前景,确立了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社会发展中的领导地位和核心地位。
西安事变刚结束,毛泽东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说:“我们在西安事变中实际地取得了领导地位”。

陕西在八年抗战时期,依然捍卫着自己的历史地位,依然用黄土高原的农耕文明精神对抗邪恶轴心的军国主义精神,让日本侵略者一步未踏进潼关。在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之际,国共两党能够捐弃前嫌,精诚合作,共御外侮,同仇敌忾,这与陕西的贡献是分不开的。陕西在抗战时期主要有三大贡献:1.杨虎城将军领导的西北军在西安事变中作出的贡献——建立抗战联盟;2.孙蔚如将军率领的第四集团军在中条山保卫战中作出的贡献——力搓日寇精锐;3.西北局在整风运动和大生产运动中作出的贡献——保卫红色根据地。

陕西在甲午海战时期,离沿海地区的前线很远,离外部世界的文明也很远,唯一可称道的就是坚守着中华传统文明的精神血脉。陕西在八年抗战时期,依然捍卫着自己的历史地位,依然用黄土高原的农耕文明精神对抗邪恶轴心的军国主义精神,让日本侵略者一步未踏进潼关。陕西在抗战时期主要有三大贡献:
1.杨虎城将军领导的西北军在西安事变中作出的贡献——建立抗战联盟。在抗战时期,陕西的子弟兵先后被整分到不同的战区,隶属于不同的集团军。延安整风运动和大生产运动期间,西北局召开了一次高干会议,议题包括抗战问题,但同时也夹杂着不少同志彼此之间的恩恩怨怨。因此,西北局秉承的还是陕西人从大局出发的文化传统。

西安在中国历史上具有特殊地位,它不仅是十三朝古都,而且是事关国家治乱兴衰的政治枢纽。周秦汉唐的鼎盛期都是因为选择了该地区,周秦汉唐的转折期也因为抛离了该地区;红军长征的终点是陕西,抗日战争的转折点在西安,解放战争的转折点在延安。这些历史现象耐人寻思,应该跟陕西的地理位置相关,或者说该地区具有力挽狂澜、拯救危机的地缘政治特色。西安事变从表面上看是西北军与东北军发动的,实际上是国共两党面对共同强敌的一次政治结盟。具体地看,东北军抗日是因为失去东北三省之痛,西北军抗日是因为以天下为己任。陕西文化具有强烈的全局意识,它往往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机时刻,自觉地承担起历史责任和民族责任。西安事变集中体现了陕西人的这种文化精神。

社科院;王晓勇;陕西;抗战时期;集团军;文化意义;西北;战区;整风;保卫;延安;危机

2015年既是中国人民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日子,也是纪念甲午海战不忘国耻120周年的日子。与其说甲午海战的失败是中日两国综合实力之争的结果,不如说是中国封建社会遭遇世界现代文明的必然结果。与其说八年抗战的胜利是中日两国正义与非正义之争的结果,不如说是中国新民主主义战胜旧民主主义的必然结果。甲午海战让中国发现了外来危机,属于发展差距问题;八年抗战让中国发现了内部危机,属于发展道路问题。

陕西在甲午海战时期,离沿海地区的前线很远,离外部世界的文明也很远,唯一可称道的就是坚守着中华传统文明的精神血脉。而日本对陕西并不陌生,甚至还很崇拜,因为早在隋唐时期日本就大量选派遣唐使和遣唐僧来到长安,向华人学习文字、诗歌、茶道、工艺等各种优秀文化。在日本人的心目中,以陕西为中心的唐文化代表着中国的实力。

张学良杨虎城在西安建立全国抗战联盟的文化意义

2015年既是中国人民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日子,也是纪念甲午海战不忘国耻120周年的日子。与其说甲午海战的失败是中日两国综合实力之争的结果,不如说是中国封建社会遭遇世界现代文明的必然结果。与其说八年抗战的胜利是中日两国正义与非正义之争的结果,不如说是中国新民主主义战胜旧民主主义的必然结果。甲午海战让中国发现了外来危机,属于发展差距问题;八年抗战让中国发现了内部危机,属于发展道路问题。

陕西在八年抗战时期,依然捍卫着自己的历史地位,依然用黄土高原的农耕文明精神对抗邪恶轴心的军国主义精神,让日本侵略者一步未踏进潼关。在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之际,国共两党能够捐弃前嫌,精诚合作,共御外侮,同仇敌忾,这与陕西的贡献是分不开的。陕西在抗战时期主要有三大贡献:1.杨虎城将军领导的西北军在西安事变中作出的贡献——建立抗战联盟;2.孙蔚如将军率领的第四集团军在中条山保卫战中作出的贡献——力搓日寇精锐;3.西北局在整风运动和大生产运动中作出的贡献——保卫红色根据地。

西安在中国历史上具有特殊地位,它不仅是十三朝古都,而且是事关国家治乱兴衰的政治枢纽。周秦汉唐的鼎盛期都是因为选择了该地区,周秦汉唐的转折期也因为抛离了该地区;红军长征的终点是陕西,抗日战争的转折点在西安,解放战争的转折点在延安。这些历史现象耐人寻思,应该跟陕西的地理位置相关,或者说该地区具有力挽狂澜、拯救危机的地缘政治特色。西安事变从表面上看是西北军与东北军发动的,实际上是国共两党面对共同强敌的一次政治结盟。具体地看,东北军抗日是因为失去东北三省之痛,西北军抗日是因为以天下为己任。陕西文化具有强烈的全局意识,它往往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机时刻,自觉地承担起历史责任和民族责任。西安事变集中体现了陕西人的这种文化精神。

陕西在抗战时期的三大贡献及其文化意义

相关文章